パッと光って咲いた 花火を見ていた

[轟出] 慣性依存 01

  「啊。」

  菱格紋的背心被抓皺了。
  對這項任務而感到惴惴不安的自己實在是遜透了。
  綠谷出久鼓起所有勇氣踏出去的步伐又縮了回來,儘管不停地讓腦內下達指令前進,雙腳卻顫抖的不容忽視。咫尺內就是轟家的宅邸入口,已經在門口磨蹭快三十分鐘,自己卻連跨越門檻這種事情也做不到。
  眼前的門恍如通往另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的大門,穩穩的佇立著。
  綠谷緊緊抓著書潦草寫著地址的紙條,手輕輕放在胸前隨著呼吸緩緩起伏還有落下。

  快前進,綠谷出久!

  前幾日媽媽提到的這件事情著實讓他嚇了一大跳,基於某些原因,NO.2燃燒英雄奮進人讓自己事務所的幾位職業英雄找上綠谷引子,說明有一些事情想請綠谷幫忙協助,聽完後自己平時做事優柔寡斷的媽媽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去、去當奮進人兒子的保母?」綠谷出久差點沒有把味噌湯噴出來,有幸認識極度受歡迎英雄奮進人的家人理當是一件極其開心的事情,但是自己怎麼也沒想到選擇自己,或是媽媽這麼急切答應的理由。
  「是轟先生最小的那個兒子噢,叫做焦凍。」綠谷引子含笑著回答,眼睛變成兩道彎彎,記憶中那個溫暖的畫面還深深烙印著。
  「焦凍……?」
  「出久沒問題的吧?沒問題的!」母親拍拍自己的背。

  如果是照顧孩子,或是講點英雄故事的話,綠谷對於這點還是挺有自信的,綠谷思忖了很久,把好幾本有關於歐爾麥特的繪本一本一本放入背包,剩下的空隙用周邊商品填滿。
  打定好春假的第一天就過去看看,對方提到如果可以,春假平日非訓練時間以外的時間通通都是綠谷的工作時間,必要的時候可以住下來無所謂。
  奮進人最小年紀兒子——轟焦凍,據大家提到不太好相處,前幾位保母在上任幾天後都瀕臨崩潰受不了跑走了,綠谷想了一想還是不明白自己到底行不行,感覺腦內對於英雄的憧憬以及怕被兇猛小孩子欺負的恐懼打成了一團。
  但是最後對於英雄的憧憬還是勝利了,奮進人的小孩子耶!照顧小孩子這種事情,要成為英雄的他可不能害怕。
  沒錯……要成為英雄的他,十三歲毫無個性的綠谷出久,不能害怕的事情。

  「打擾了。」

  傳統和式住宅有種很厲害的感覺,雄偉的架構,木頭柱子精緻的雕著鳥獸與花,裡頭的擺設清新而素雅,綠谷一邊心想不知道在家的奮進人會不會不小心燒了房子,一邊緩緩地推開拉門。吞了吞口水,接受眼前的景象。
  客廳裡坐著一個孩子,約莫四、五歲左右,頭髮兩側分別一紅一白的很引人注目,想到母親提到轟焦凍的特徵,想想這應該就是那孩子沒錯。
  轟焦凍,個性是半凍半燃。
  然而轟頭也不抬繼續吃著兒童份量的蕎麥麵,毫無顧忌音量的吸著麵,好像是剛訓練完畢,餓得一口接著一口,湯汁沾滿了嘴唇。
  綠谷唇角不禁彎了起來,稚嫩的小孩子果然讓人看了心情暖暖的,自己毫無自覺的就坐到對方旁邊。對方轉頭瞥了一眼,又轉回去。

  「初次見面,我是綠谷出久,呃……也就是你的保母,大概吧!可以叫你焦凍嗎?」綠谷一邊翻了翻口袋一邊說。
  「保母?」小小的轟嘖了一聲,解決最後一口的蕎麥麵,小小的手拿起餐具打算離開。
  「啊!等一下!」還沒消化完剛剛轟那聲不快,綠谷抽出幾張面紙,把準備起身的孩子拉著,一手拿著面紙伸過去輕輕擦了對方嘴角上的湯汁。
  轟停止動作了一下,推開綠谷的手,帶著孩子稚嫩的嗓音緩緩開口:「反正又是臭老頭派來的對吧?都說了我不需要保母……有誠意就讓媽媽回來!」
  「欸?」不需要保母?還有媽媽是……?

  綠谷有種體認到那些職業英雄那個時候提到的,這孩子貌似正值對他而言過早的叛逆期,還有稍欠禮貌的口氣。這些讓綠谷有點受到打擊,自己再怎麼說也不至於會被孩子討厭,但說到底工作還是工作,綠谷不顧轟不耐煩的眼光,尾隨著對方進入廚房,轟爬上小小的木台打算清洗剛才的餐具。
  「啊,我來吧。」綠谷身子湊過去拿起了布擦一擦木製容器。轟愣了一下,垂下了眼眸。

  「……」
  「……」

  「……謝謝。」小小個頭,爬下台子頭也不回地朝房間的方向走去。

  

  綠谷怔了怔。嘛,雖然是口有點壞的孩子,不過其實是很有禮貌的吧,綠谷心想。腦袋油然生出了揉揉對方頭髮的想法。
  轟坐在桌子旁看著書,綠谷冒著被當作空氣的風險湊過去,兩隻手撐在桌上的轟調整了一下位子,然後繼續閱讀著看似繪本的東西。
  轟的家真的大的很壯觀,待在這裡也很舒服,為什麼前幾任保母會跑光光呢?綠谷側著頭看了一下桌上的全家福,奮進人夫婦、轟的哥哥姐姐,還有臉上面無表情的轟。接著好奇了看了看周圍的其他擺設,看了一圈轉回轟手上的本子,轟眼睛緊緊盯著的是,上面一個很是吸睛的熟悉人物,綠谷一下子就認出來。
  「歐爾麥特的繪本!這本我也有哦!結局的歐爾麥特『咻——』的一下子就把人救出來了!超級厲害的啊!」
  「嗯……這本書是媽媽買的,我已經看了快要四十遍了。」轟緩緩地說。拿起本子抱在懷裡。

  綠谷開心的把自己背包裡的東西倒出來,如果是有關於歐爾麥特的話題那就輕鬆了。轟看見桌上堆成的繪本眼神變成藏不住的閃閃發光,謹慎的看了一眼綠谷,綠谷點了點頭。
  「好厲害,有好多歐爾麥特!」轟拿起了一本翻開來看,又禁不住好奇的翻開另一本,最後決定每一本都打開來一起閱讀。
  「嘿?焦凍——你想成為英雄嗎?」綠谷露出一抹淺淺的微笑。轟點了點頭後翻開本子開始讀。
  看見這孩子也對成為英雄有興趣自己也興奮了起來,綠谷高興地繼續說:「歐爾麥特真的超級帥的!啊……不過我覺得奮進人也很酷噢!燃燒什麼的啊超酷的!說起來這房子不會發生火……」

  「那種傢伙才不是什麼英雄。」小小轟立刻打斷綠谷的話,闔上本子不太想理會綠谷。 
  「如果你是跟他一伙的那就快回去。」
  綠谷沒辦法理解轟這樣說的原因,轟焦凍為什麼會這樣說自己的父親呢?是和剛剛提到的母親有關嗎?
  「怎、怎麼了嗎?我想他畢竟也是你的爸爸……你們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嗎?」
  轟焦凍的眼神開始積蓄了慍怒,身體開始顫抖,卻什麼也不想解釋往外走,綠谷抑住慌張的感覺,很想對轟說些什麼,但是轟和奮進人之間仿佛橫亙了一道牆,轟才四歲,什麼樣的話語只要稍微不謹慎都有可能深植對方內心,良言化為養分,惡言釀就腫瘤。
  「焦凍!上面很危險的!」綠谷大聲喊道,宅邸裡只有他們,沒有其他人會聽見自己的呼喊,轟的哥哥姐姐都各自有事情出去了,平日四處奔波的奮進人更是不用說。母親可能也要工作什麼的……

  小小的轟身手敏捷爬上院子裡的一棵樹,坐在一根足以支撐轟重量的樹枝上,在綠谷眼裡只覺得危險的搖搖欲墜。
  「啊啊啊快下來!我會穩穩接住你的!」綠谷一手抵在嘴巴作為擴音,一邊捏了把冷汗後向轟走去。
  察覺綠谷的接近,轟煩躁的朝裡面挪了挪腳步。「不關你的事!快回去!假惺惺!說到底還不是為了錢!快回……呃!」
  轟的惡言相向被拋向後,轟腳滑的一瞬間綠谷就立刻衝了出去,儘管自己的運動神經不是很好,仍硬是爬上樹幹,急遽與樹幹的摩擦使手裡傳來一陣陣痛。

  小小轟抓緊樹枝,掛在樹上晃呀晃,不耐煩的看了一眼衝上來的少年。
  「不是叫你快點回去嗎?再不回去,你會痛痛喔。」
  「我才不回去!你快下來!」

  臭老頭這次派來的還真麻煩。
  轟咬牙,抬起右手一揮,周圍的樹幹及樹枝都結上冰,自己還不是很能控制這股力量,在寒意還沒有襲擊到綠谷前自己先硬是了下來。

  「焦凍,我是不會離開的!畢竟保護你是我的工作!」
  「都說了要你趕緊離開……」怒氣一時上來,轟一瞬間沒辦法好好控制自己的個性,剛剛停止的冰復甦後開始延伸,綠谷的整個手臂都被冰包覆。
  「痛……」聽到驚呼,轟愣了一下差點摔落,綠谷不顧疼痛還是堅持在原地不動等著自己下來。

  綠谷疼的咬牙,另一隻手伸出來作勢要接住轟。轟低頭看了一眼,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生出幾分緊張。
  根本沒必要這麼費心啊……自己又不是那麼容易會摔下來……不過好像真的很痛……
  這傢伙,臉都皺成一團了還硬撐。

  轟決定緊緊閉上雙眼,像是吸蕎麥麵不要發出聲音那樣的壓抑自己,讓自己另一邊個性以最小力量微微的使出。
  附著在樹上的寒冰慢慢的消融。


  綠谷最後在轟跳下來的時候接住,緊緊的把孩子抱在懷裡,轟倒是不像起初那麼反感了,眼神一直盯著綠谷的手臂,儘管綠谷傻笑著說沒事真是太好了,但即便是幼小的他也能隱約感覺對方在硬撐。
  小小的手比剛才更緊的抓住綠谷的衣服。
  懷裡的孩子變得安分一點了,那些複雜的事情之後再問他好了,綠谷微微一笑。「進屋讓我講歐爾麥特的故事給你聽好嗎?」

  「無所謂。」
  「啊……真是把我給嚇壞了,好險你沒有怎麼樣……」綠谷伸出手摸了摸轟的頭,起初轟有些抵抗的閉上眼睛,後來就任由綠谷摸了,他看著綠谷得以如願笑起而浮現的酒窩。


  嘛,這傢伙大概不是壞人。轟想著,伸手戳了一戳酒窩。


tbc


這幾天心情一直亂七八糟 於是就亂七八糟的想到 亂七八糟的開坑 亂七八糟的書寫大綱 亂七八糟的組織句子

希望給大家帶來暖暖的故事w

 
评论(8)
热度(78)
© 森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