パッと光って咲いた 花火を見ていた

[麥相] そばにいて 02



  相澤偷偷看了一眼麥克吃飯的樣子。


  桌上的菜雖然稱不上豐盛,但已經足夠飽餐一頓了。
  自己意外的很喜歡對方做菜的背影,雖然也很喜歡排隊為自己買菜那個時候的,或是回家路上陽光灑在身上時候的。
  小小的房間,兩個人。
  麥克顧著往相澤碗裡添菜,隨後露出得意表情,接過飯後的相澤無奈地嘆氣。「乖。」

  「消太有想過畢業後要做什麼嗎?」麥克突然提問。
  「大概吧。」想也知道是職業英雄吧。不過自己沒有那麼喜歡引人注目就是了。  
  麥克並沒有接著說話,而是將焦點聚集在電視上。  
  剛剛隨意切到的訪談節目,主持人在和最近人氣急速竄升的新人職業英雄交談,如果是未來的自己的話絕對不會上那種無聊的節目的。

  「我想試試看。」注意力還是放在電視上,麥克邊開口說著。毋須解釋相澤就了解他指的是什麼了。大概是去做做看符合對方吵鬧個性的主持人,還是DJ什麼的吧。  
  相澤緩緩越過餐桌伸出手,輕輕的把對方嘴邊的飯粒拿掉。「沒問題的。」還是把諸如「你那麼煩,電台一定會逼不得已收留你」的吐槽藏在心底好了。然後,擱在空中的手被抓住了。

  「吶吶,消太。我——」  
  「嗯?」  
  「……唉算了,一定no problem的喔。」

  是嗎?是這樣的話就太好了。打從心底相澤就覺得對方會成功,不、就算自己沒那麼想的話,麥克也一定會游刃有餘的去拓展自己的視野、到想到的地方。
  ——到時候自己會被丟下嗎?


  剛剛那樣的欲言又止足使自己焦躁到了極點,會不會對方已經察覺了的想法迅速蔓入全身,心跳幾欲停止。好害怕對方就此遠離自己。  
  即使這樣,剛剛相澤的舉動還是讓他無法挪目,眼睛裡閃著的一絲寵溺就足以讓自己瓦解,想要緊緊的抱住對方,很想要。  
  取代而之自己只是莫名突然的抓住對方,以指尖為媒介傳遞著那份心情。  
  ——但是現在的自己不夠堅強,沒有資格。

  蟬聲幾乎蓋過了交談的聲音,後來他們到底聊了些什麼,明明身為當事人是最清楚的,卻縱容那些片段溶解於泛黃的記憶中。  
  被抓住過的手彷彿烙印著什麼,可是相澤並不明白,那到底蘊含什麼樣的意味。  



  「消太?」感受到對方的目光,麥克轉過來歪著頭。  
  下一節是實戰,教室的同學相繼準備換上運動服,方才還在跟另外幾位同學討論不知道今天的分組會是如何的話題。相澤抱著運動服,淡淡地看了對方一眼然後跟了上來。  
  雖說這傢伙平常話就已經很少了,但今天似乎更加沉默,麥克在意的想要掌握對方的視線,不過對方頭也不抬。

  從那天起已經十幾天了,麥克每天都會來家裡做飯,心裡其實掛念著不想麻煩對方,可是有點擔心,有點擔心麥克再也不來。  
  下一節是實戰,學生得去換上運動服才行。拿好準備的物品和眼藥水後,自己眼神搜索了一下對方。不過自己想找的那個人的聲音便率先傳入了耳裡,麥克大笑著,開心的和同學討論著不知道是什麼的話題。

  麥克看起來真開心呢。  
  尚未剖析出這份忌妒感,指尖已經抓緊了手中的衣服。原本打算繞後門出去的,但聽見對方的呼喚,自己還是禮貌性的走到了對方身邊。  
  全身早盤據著僵硬感,蟄伏已久的不安感瀕臨爆發且氾濫,漠然無以復加,真不想說話。自己也並不想承認,相澤和自己在一起的時候並不會那樣的開心吧。  


  是怎樣?  
  實戰的時候相澤連看都沒有看自己一眼。  
  理不清自己做了什麼惹相澤生氣的事情,就算去找對方對方也只是說自己目前不想說話。可以清楚看見相澤的眼裡覆上一層陰影,挾帶嫌惡的眼神恍惚凝滯著,轉變為一份痛楚椎入麥克的心骨。  
  一定要好好說清楚才行。


  答應對方到了頂樓,麥克很早就到了的樣子。見到對方麥克笑著揮了揮手,自己拉近了距離。對方真的不要為自己費心比較好。這樣的想著,相澤先說出了口:「別再為我做飯了,多麻煩。」  
  「啊?」對方在嫌自己麻煩嗎?麥克原先的表情又更僵硬了。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呢?相澤,為什麼不理自己了。  

  為什麼。
  根本來不及勒住散亂的意識,自己就已經做出意料外的行動了。


  察覺到單篇短訊的字數容量容不下同樣的名字時,場景已經變成自己的房間了。  
  制服脫也沒脫,蜷著身子並不能減少混亂思緒擴張的面積。
  下午的景象又排山倒海而來。

  自己竟然用力的一把拉過對方,擅自的強吻對方,擅自的大哭,擅自著說著「消太,不要不理我……」?想到這裡就亟其的想要扼殺那個時候的自己。  
  原本以為對方會狠狠的揍自己一拳,然後再也不理會自己。  
  取而代之的,相澤居然埋入肩窩,抱著自己。    
  那個擁抱到底代表著什麼啊。

  彷彿當下的溫度又再度灼燒,麥克逼自己按下刪除鍵,然後竄入被窩裡。  
  不行,喜歡的情緒是不可能隨隨便便被刪除的。  
  又鍵入了某些東西,但輸入到一半時麥克就把手機擱一旁了。
  

  啊啊。
  ……相澤是怎麼想的呢?  



  「すきだy_……」
  螢幕清晰的亮著,然後暗下。


tbc


有點混亂的一篇XD 請多指教


 
评论
热度(12)
© 森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