パッと光って咲いた 花火を見ていた

[麥相] そばにいて 01

 

  相澤實是不擅廚藝。

  「麻煩。」
  「那種東西隨便弄都可以吧。」

  提及諸如要更用點心思在三餐上或是戒掉微波食品的話題,相澤總是一副沒聽見的模樣,對自己來說沒必要的事情就不必在乎,相澤一直是循著這樣的方式生活的。
  迴避了其他同學的邀約,麥克逕自走到相澤前面的位子一屁股反坐著。一瞥見相澤手裡緊緊抱著的東西,麥克無奈的嘆了氣,然後一把抓住相澤的手。
  是習以為常的事情了,指腹只是輕輕的壓著肌膚,沒有施予任何強人所難的情緒,和麥克給人的感覺一樣,手傳來的溫度一樣,暖暖的,然後蔓延至全身。

  「走,吃飯。」麥克笑盈盈的,不像是其他那些只對自己個性感到景仰,但接觸本人短短幾分鐘便意興闌珊的人,麥克是真摯的,所以相澤才可以這樣毫不抵抗、毫不厭惡的被拉著到食堂。

  午餐時間,雄英食堂充滿著人群,麥克先是將手平放在額頭上尋覓位子,然後拍拍相澤的肩要對方過去等他。雖然知道相澤的喜好和吃很少的習慣,麥克還是打算為對方盛豐盛的菜。
  相澤抱著抱枕走向麥克指著的位置坐下,甚至還思忖了要不要睡覺打發時間一事,不過最後還是將視線投向對方,明明差不多年紀卻比自己高出好幾公分,佇立在那邊等待的背影莫名地給人一份安全感。
  成為朋友的時候麥克的態度依舊,雖然有時候相澤會用嫌棄的眼光說著對方很吵,麥克仍然會大笑然後說著相澤不要這樣嘛,然後攬著自己,麥克到底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和自己做朋友的呢?相澤將圍巾又向上拉了一點,眼睛半瞇著打算打個盹,麥克就拿著兩個餐盤回來了。

  不知不覺話題變成了平常飲食的取向,聽到相澤都是隨便打發晚餐這件事,麥克不禁冒出一個念頭。
  「論廚藝,我可是相當有自信的喔。」
  而他絕對將這個念頭化為現實。見相澤只是喔的一聲然後繼續發呆,麥克繼續接著開口:「以後就由me來負責你的晚餐吧。」

  後來想了想,當時的動機可能不只是要讓相澤均衡飲食吧。相澤和麥克,麥克和相澤,這個組合怎麼想都有些奇怪,自己雖然身為對方的寥寥可數的朋友之一,但一直沒辦法消弭掉中間的隔閡,為此,自己也想更接近相澤一點。
  「麥克與相澤的Balanced Diet Plan」在當天就開始了,麥克一放學就將相澤拖到超級市場選購晚餐材料,相澤邊跟著推著購物籃的對方,邊叫麥克不要在商店內吵鬧,雖然不情願的表情依舊,但相澤還是任憑對方決定接下來要做什麼。
  
  為什麼自己會和這種閃亮的人成為朋友呢?相澤沒有開口,只是在內心提出疑問。也許是感到很莫名吧,相澤定睛的注視著對方。
  麥克將一些食材放進購物車後又轉頭看了一看相澤,與其對上視線,然後相澤別開,但餘光還是可以感受到對方的淡淡的微笑。
  只是小小的互動足使相澤耳根子發紅,但只是保持鎮定的看了購物籃跟對方一眼。然後說著要去買貓的衣服,麥克忍住吐槽和大笑的衝動,繼續思忖著稍後的晚餐。

  ——如果一開始相澤對自己就沒興趣怎麼辦?
  不對,相澤本來就不會對自己產生興趣吧,自己只是近水樓台才得以與相澤搭上話,這份羈絆並不只屬於他的,每個人都可以的啊。如果一開始不是自己去找對方,而是他人,那麼這份計畫也不會存在了吧。邊想著,麥克心裡膨脹起一份無以名之的不安感,不過他立即的將這感覺打散。

  沒事的。
  
  至少現在他們在一起。  

tbc

最喜歡暑假了

 
评论(2)
热度(17)
© 森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