パッと光って咲いた 花火を見ていた

[麥相] 晨光有你的味道


  學生時期設定

 

/

 

  這幾天一直很在意相澤。   

 

  不管是傾身在對方耳畔低語時所感受到的洗髮精香氣,還是對方無奈嘆氣時微微晃動的眼睫毛,每一幕都令麥克想要將其描摹下來,這種感情難以解剖,麥克甚至有時候覺得自己會迷失在那些畫面中。   

  光線從葉片的罅隙射入教室,心思顯然沒有放在台上的講師,滿腦子都堆滿了那有點無精打采的背影,不,這麼說有點奇怪也說不定。  
  說是頹廢抑或是對任何事都沒興趣,麥克實在是想不到好的詞來形容,不如說穩重吧,嗯,穩重。麥克這麼想著,然後闔上自己的課本,相澤消太果然是個很有趣的人吧?麥克毫不隱瞞地咧嘴而笑。   

  「吶,放學要一起走嗎?」鐘響後麥克走向對方的位子,回應自己的,是相澤短暫怔了一下以及緩緩抬起又低下的頭,方才的情緒立刻被老實收好。
  「欸——?這是什麼意思?」麥克笑著,對於對方的反應並沒有特別驚訝,倒是在意著那頃刻的失措,等著對方收拾好個人物品後再度抬頭。  

  「為什麼?」相澤緩緩地開口,過長的瀏海遮不住眼底裡的搖動的光點,正是這一點讓麥克確信自己可以邀請成功。   

  平常相澤消太總是獨來獨往,像是凡事都事不關己,適度的與每件事之間都堆砌一道牆,麥克不否認自己自從與對方分到同一組後,複雜的情緒就這樣急速竄動,視線總捱著對方行走的軌跡,側耳靜靜傾聽著對方的嘀咕。  

  私底下已經無數次在內心描繪著對方思考的側臉,這樣子不就跟偷窺沒兩樣了嗎。麥克才不承認。理直氣壯的說著;「偶爾這樣也不錯吧?」

   「很不巧,我今天有事。」  
  噢,好吧。這樣的說完後,麥克邁入獨自回家的路程,事實上每天都有許多人邀請自己回家,不過今天的自己實在是沒有那個心情。  
  相澤嗎?消除對方的個性……感覺很厲害啊。

  實在是不擅長與他人搭話,很想把自己妥妥的塞進暖爐桌裡,與那隻貓一起。  
  前些日子在回家的路上,路邊堆置的垃圾中放了一個紙箱,裡面傳來了有些孱弱的貓叫聲,又是野貓,嘖。  
  回過神自己已經洗去貓咪身上的塵屑,寵溺的用毛巾揉亂了對方身上的毛。不喜歡那些養了貓又不負責任丟棄的主人,對此只有滿滿的厭惡感。

  相澤又把注意力集中在貓身上。嗯……不能讓這小傢伙著涼啊。於是自己抱著它蜷進暖桌裡打盹,而腦中則是充斥著該取什麼名字好。    

  待在學校的時候,腦袋也是盤算著要買給貓的衣服。雖然家裡早已有好幾件了,但感覺就是不太相同。  
  有個奇怪的傢伙在放學邀請了自己一同回家,自己認得對方,是與自己同組的,好幾次自己都因為對方的噪音想把對方的個性消除掉。  
  回絕掉了。不是因為其他的原因,只是單純的覺得這樣受歡迎的人怎麼會找自己呢?以及早已篤定好得去買貓的衣服的。  
  ——但自己並不討厭這樣的人。所以,在被邀請的那一瞬間,其實是有些錯愕的。     

  旁邊的建築物及樹木浸染著夕陽光的透明,相澤從寵物店出來後便朝著便利商店的方向走去。貓要叫什麼名字呢?腦袋裡滿是這件事情,指尖輕輕碰觸到微波食品的包裝就被一把抓住了手臂。  
  「幹嘛?」  
  「吃這種微波食品當晚餐?可不好啊。」麥克像是教育孩子一般的口氣,相擇並沒有理會對方,扯了一下自己的手發現對方扣得很緊,自己沒來由的慌張,直到對方笑了幾聲才稍微的舒緩了這份情緒。腦袋中劇烈搖晃的東西才慢慢地靜止下來。
  真是不巧。   

  「啊……原來是貓咪?」對方笑著問要不要對方煮晚餐給自己吃,想當然自己是回絕掉了,但自己的能力並不能消除對方的好奇心以及跟蹤的習慣。  
  「嗯。」真想把對方綁起來然後拋開。

  便利商店距離自己家只需要走五分鐘,但在短短路上相澤只是一直閃避著對方。一直都覺得與他人交際是非常麻煩的事情,不管是要解讀那些言外之意,還是要努力維護著彼此的關係,麻煩。

   布雷森特·麥克。性格、身材和氣場都與自己截然不同的人,卻在初次見面那一天和自己說了像是好久不見的老友的話。  
  運動服被汗水濡濕緊緊貼著,對方微微喘著,自己在旁邊默默瞥了一眼。  
  「相澤消太嗎?我會記住喔!」是什麼樣的自信啊。  
  「我啊,想成為很棒很棒的ヒーロー喔。」對方接著說,在陽光下,對方的身子像是要與背景融合一樣。  

  我也是一樣啊。                         

  自己幫貓咪更換了食物以及衣服,名字始終不知道該取什麼,回過頭看見廚房的麥克,一種彆扭的感覺湧上,果然很不習慣有其他人在自己家。
  麥克似乎對於做菜很拿手,這點又與自己不同了。均衡飲食這點並不在自己的關注範圍之內,但被麥克提醒說這也是成為英雄重要的一部分。 

  彷彿平時練就的廚藝就是為此刻準備,麥克邊哼著歌邊準備著晚餐,兩個人的,沒錯!兩個人!邊想著這幾個字自己心中就漾起了有些甜蜜的感覺。
  怪不得相澤這傢伙體格那麼瘦,原來都歸咎於沒有好好的吃飯。   

  與非家人的人吃晚餐,是很少見的事情,對相澤來說。  
  聊了一些學校的事情,雖然一半都是麥克在自言自語沒錯,但老實說,有某些感覺在相澤的內心中溶解,只是一份確確實實的陪伴而造就的化學反應緩緩的消溶。

   「這隻貓有名字嗎?」麥克看了一眼熟睡的貓,相澤搖頭。  

  「其實有時候,一直覺得相澤很像貓啊。不管是總是窩在教室一角什麼的,還是喜歡把自己包起來,真的很像貓耶,哈哈。」喔。相澤佯裝鎮定的回覆。  

  那是需要很大很大的力氣的,需要很大很大的力氣,才能將蠢蠢欲動的心情好好的壓制住,明明麥克與他的個性都一樣聒噪的讓人耳朵受不了,但那個時候的聲音卻溫柔的很輕很輕,很溫柔。  
  那份情愫不著痕跡的在體內綻開了,儘管到了麥克說完那句話後,到了麥克回家後,依然用力的灼燒著相澤。   

  「不過,像貓一樣的相澤,真的很可愛喔。」    

  感情什麼的,真是麻煩啊。  
  靜靜的看著收拾好的餐盤,連同滿溢出來的情緒一樣靜靜的落著。

  貓,想到要叫什麼名字了喔。  

  
  倘若記憶沒有改變,印象最深的回憶儼然就是那一天吧。
  有好多東西在那個時候萌芽,再度邁開步伐的時候,有些回憶無可避免的擱淺在岸上自己無法撿拾,有些卻靜靜的伴隨自己前進直至亙久,陪伴你每個晨光。還想著對方在自己心中的定義時,就必須在晃動的記憶中抓住那一瞬間。  
  相澤靜靜的想著,將自己的書包擱在一旁,今天放學是和麥克一起走的。  
  貓彷彿嗅到了食物的味道,過來蹭蹭主人後閃著眼睛乞求著食物。 

 「來吃飯,マイちゃん。」  
  是為了誰呢。
 

 

 

 

FIN

 
评论
热度(36)
© 森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