パッと光って咲いた 花火を見ていた

[タダヒロ] 後發表會

全場為之瘋狂。

指尖泛白,起初替Hiro打氣但自己卻抿著唇,只能任憑緊張感沁入肺腑,盤據身體每一吋。
Hiro驚艷發明無庸置疑給觀眾烙下很深的記憶,像是原先就設定好的程序。Tadashi老早就在舞臺邊緣蹲著,一副蓄勢待發的樣子等著弟弟。  
不愧是自己驕傲的弟弟。Tadashi如此篤定。

但是,有點麻煩啊。
成為窒礙的一窩蜂記者在休息時間湧了上來。推擠,喧鬧,閃光燈。
硬是被擠到了一邊,Tadashi緊蹙眉宇想著的卻是弟弟有沒有受傷。
但事實背道而馳,Hiro起初有些生澀,接著突然開心地笑了起來。

「怎麼了嗎?」Wasabi詢問臉色顯得有些難看的Tadashi,回應自己的是「沒事的」的手勢。

逕自推開記者走到Hiro旁,溺愛的揉著對方原先就很亂的頭髮,接著把自己的帽子戴在對方頭上後離開,全程宛若排練了好幾次而濃縮的動作。

「恭喜你。」Hiro試圖解讀了一下Tadashi離開後的唇語。

「還真是可怕的宣示主權啊。」Gogo靠在牆上輕笑。
「啊……明天小Hiro可能會被登在報紙上呢。」Lemon出聲。

#

「好奇怪。」Aunt Cass怔了一下,Tadashi正享用著早餐,只發出了單音詢問怎麼了。Aunt Cass的咖啡很香,Tadashi拿起來準備輕啜一口。
「想說收藏一份今天進貨的報紙,因為有Hiro喔!嘛,等等去附近的店看有沒有好了。」

店裡的常客突然插一句話。「啊,我好像聽說有人到附近的店買了一大疊報紙。」

Tadashi嗆到了一下。

 
评论(1)
热度(23)
© 森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