パッと光って咲いた 花火を見ていた

[麥相] そばにいて 04

  「所以說啊……」

  山田ひざし轉動手中的筆,撐著毫無興致的腦袋,這節是外文課,英語對於山田來說就像吃飯一樣易如反掌,也理所當然的沒將課堂內容放在心上。
  視線從一上課就沒有從相澤消太身上挪去半分,剛好坐在旁邊的唯一缺點就是不能欣賞相澤體格略小一點的背部,貼著骨頭浮現出來的線條,山田一邊撐著頭斜斜的瞄著相澤,一邊傻嘻嘻的笑著。
  儘管這麼做填飽眼福,山田還是不難得知,此刻的相澤心思顯然沒完全放在課堂上。相澤的眼神盯著正前方的一點,睫毛有些恍惚的眨了眨。
  是在想什麼呢?相澤的視線直直的望向前方,流瀉而出的表情卻毫無波瀾。  

  說起來,感覺最近相澤上課發呆的次數變多了。 

  山田撐起了頭,決定直接側過頭看著相澤,沒等自己調整好位置,霎時相澤像是聽到什麼似的微微的睜大看似有些疲勞的雙眼。
  「所以說啊,要抓住喜歡的人的心,要先抓住他的胃!」老師說了一句。
  啊。相澤淡淡的叫了一聲。
  山田還來不及思考為什麼外文課會與愛情學扯上關係,相澤的表情又回復到原先的樣子,過了半晌又轉了過來,沒好氣的看了自己一眼。
  幹嘛看我?相澤做了個嘴形,而山田笑著眨了眨眼然後繼續盯著對方。
  過了半晌,相澤幾乎要再次將頭埋入外套中陷入沉眠,山田輕輕的喚了聲:「在想什麼啊……」
  聞言的相澤愣了愣,方才企圖收好的情緒又一點一滴的迸發出來,嘴唇微啟的片刻他打算不說出口剛剛自己的想法,淡漠的看了一眼以示沒事。
  「哦——」山田故意拉了個長音,無可奈何地笑了一下後轉過了身。


  掌握山田的心,要從胃開始。
  對相澤來說,這個想法即使聽起來無聊透頂,但就像是平常一些瑣事,只要一牽扯到山田彷彿隻言片語都變得擲地有聲。
  相澤盡量不引對方注目的快速了偷看了山田一眼,手指比了幾個數字,在心中盤算著食材的購物清單,想著要好好回應一直以來所受到的照顧。

  ——雖然這樣的事情實在是不符合自己的作風。
  還沒意識到自己已經將對方歸為什麼類別的相澤這樣想著。



  「One消太、Two消太——」

  這是準備前的小小安撫咒語。

  偌大的準備室裡相當熱鬧,相隔一個門後就是評審在的地方,相澤說過,去那裡並不是簡簡單單的徵選,而是告訴那群評審自己被選上的事實。
  但難免的手心還是滲出了汗,山田坐在一排整齊的椅子上,抬起頭看了一眼身旁的中年男子。
  他曾經看過他,他想。
  知名的視頻網站,山田看過某個的當紅的網路節目,裡面的主持人就是對方,思至此山田吞了吞口水,收回了視線。
  此起彼落的背誦聲,山田唸完自己每當睡不著就會唸的咒語後,停頓了半晌聽著對手們的稿子後,開始了最後的練習。
  每日找相澤練習的稿子早已深深的印在腦海內,山田低聲唸了一次,不只為了吸睛的台詞,他同時也想起了第一次告訴相澤這個徵選的時候,欲言又止的話語。
  那時他擒住了對方的手腕,但想說的話卻硬生生的堵在喉間。其實還是不清楚這份名為喜歡的情緒,在這之前自己從未喜歡過同性,但就是覺得自己很喜歡很喜歡相澤。
  如果少了那個他們倆的計畫,他什麼也不是,如果徵選失敗了,那果然清清楚楚的說著自己還不夠厲害的事實。
  不夠厲害,怎麼配得上相澤啊。山田緊緊地抓著制服褲,像是要把所有感覺稀釋一般。

  「下一位,山田ひざし先生——」


  小時候曾經玩過射橡皮筋的遊戲。
  比賽誰射的離靶中心最近,就可以成為最先吃甜點的人。
  山田很常太過激動拉得過頭,橡皮筋就這樣越過彈性限度生生斷掉了,小時候的他噘了噘嘴,然後再拿起新的一條重新新的回合。
  半透明的芥蒂也是一樣,直直的橫亙彼此中,事情沒有好好釐清的話,終究會支離破碎。

  徵選日相澤拒絕了山田提前去煮飯的提議,要山田繃緊皮好好準備。從便利店出來的時候順道買了貓的罐頭,帶著其蹲到了公園的一角,對著一隻晃著尾巴的貓淡淡地看了一眼。
  如果沒記錯已經連續好幾日看到這隻貓在這附近晃來晃去了,結果果然還是忍不住買了罐頭餵食了。

  「你說,山田那傢伙可以的吧。」
  「喵——」
  「不用你講我也知道。」

  徵選上了,然後漸行漸遠,也是在意料之內的事情吧?儘管不去這樣想,這件事仍像是溫柔的匕首熨了自己一遍又一遍。
  相澤闔上眼睛,在貓的身邊靜靜坐著。


  

  這些都是沒辦法的嘛。

  我們總把眷戀,愛成了惡性循環。




tbc.



前幾章的名字還沒改回來
雖然還是不知不覺會打出麥克XD

好奇大家都怎麼翻山田ひざし(´ > _< `)

 
评论
热度(9)
© 森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