パッと光って咲いた 花火を見ていた

[轟出] 眠り王子

▼有關於ED的胡思亂想
▼轟くんが笑うと世界が笑う

 

 

  轟焦凍很容易失眠。
  夜晚裡總是輾轉難眠,造成了好幾次轟在馬上睡著跌落下來的事件。
  作為一強盛國家的王子,也是父親預定的皇室繼承人,皇家並沒有打算讓這件事公諸於世。
     
  「王子臉上有黑眼圈呢……」
  「莫非每晚去什麼不良場所吧……?」
  「不可能的,轟王子可是很正直的人,肯定是案牘勞形的關係,王子真是厲害啊。」
  早已在百姓間就流傳著各式各樣有關於皇室出巡時,坐在馬匹上總是無精打采的小王子的謠言。
 
  但這也不是治不好的,想起來小的時候,母親將自己摟進溫柔的懷裡,邊輕撫自己的背部,這樣的舉動總是能驅逐在心裡扎根的夢魘,讓轟焦凍得以安心的睡上一個好覺。
  也許是童年父親嚴厲的管教,轟總是可以夢到小時候的自己環繞在恐懼的烈焰中瑟瑟發抖的場景。
  每當不適的溫度再度攀附軀體,自己就會立刻被驚醒,然後那天就再也睡不著。
  母親逝世後,歐爾麥特的玩偶便司母親一職,當難受感再度襲來,懷中的玩偶總是能給予安撫的效果。
  然後,有一天玩偶不見了。
  曾經想過是歐爾麥特的死對頭——也就是自家臭老爹幹的壞事,但縝密思忖後轟覺得自己不可能會有一絲破綻。
  父親巡房時,轟會假裝從床上滾下來,然後將玩偶塞入床底,換成父親派人用上等的絲綢編織的奮進人玩偶。
  待父親離去,轟幾乎是同時間將玩偶用力往牆壁一拋,然後再換回睡眠的安定劑。
  到底玩偶跑到哪裡了呢?
 
  在自己的失眠徹底的根治之前,轟實在難以想像自己該怎麼跟他人互動。
  所以,當那個自稱要成為最強勇者的少年闖入自己人生的時候,一開始有幾分的不知所措。
  「那、那個!」碧綠的眼瞳在夕陽下熠熠發光著,少年認真的神情邀請著自己,轟好幾次差點看呆了。「覺得王子殿下戰鬥的時候實在是太帥氣了!可不可以請你加入我們!」
  好想睡……
  好險忍住打哈欠的舉動了,轟垂下眼簾,嘴角微微的勾起以示默認。
  「太好了!」名為綠谷出久的少年以及他的夥伴開心的蹦蹦跳跳,夕陽灑在這個新凝聚的團隊上。
  轟俯瞰著滿臉燦爛笑容的少年,不禁覺得有個團隊互許信任也不賴。
  「王子殿下!太謝謝你了!」少年奔上前在轟身邊說著,瞧見湊近的少年,白馬示好的將頭靠了過來。
  「叫我焦凍就行。」轟心裡想著,自家的馬可不會隨意對陌生人搖搖尾巴示好。
  大概是個不錯的傢伙。
 
 
  綠谷出久的內心震驚的跳動不止。
  抬著頭誠懇的邀請王子殿下,綠谷出久怎麼也沒想到王子居然會輕易的就答應了。
  這個是其一,另外一個原因是,他發現自己在看見王子的微微一笑的當下,居然就這麼對王子殿下一見鍾情了。
  王子是個很漂亮的人。
  唇角勾起的好看弧度,以及睫毛微微投射的陰影,讓綠谷出久一瞬間說不出話,等到身旁的騎士飯田天哉開心的狂吼一聲自己才回過神。
  「小久勇者!太好了!」魔法師麗日御茶子搖著自己的雙肩,自己哈哈應了幾聲。
  自己這樣算是正常的嗎……?
  「對了!勇者、勇者!」飯田突然想到似的輕聲對綠谷道。
  「啊……對對!我都忘記了!」麗日對綠谷眨了眨眼。
  然後這兩個人同時將綠谷出久往轟那邊推去,還處在情感確認帶的綠谷冷不防驚呼出了聲音,轟也疑惑的看著這兩人。
  「那個,王子殿下,雖然這樣說有點不太像勇者,不過我們家勇者腿昨天受傷了,可不可以順便載一程呢?」麗日認真的說。
  「沒錯沒錯,雖然作為一個勇者這樣感覺很遜,不過當初看到王子殿下的白馬時就想尋求殿下的幫助了!」飯田揮著雙手道。
  綠谷來不及反駁吐槽自己的兩人,就見到轟俐落的下了馬,然後朝自己走近。
  綠谷緊張的低下了頭,想找個洞把自己整個人都埋進去,被轟的一聲喚道後才微微的抬起頭,轟平靜的看著自己。
  「上來吧。」溫柔的嗓音,雖然聽不出任何的起伏。綠谷只覺得自己的心臟被激起浩大波瀾。
  轟說了綠谷在後面的話肯定會很危險,摔落下去傷口從此再也癒合不了也說不定。
  因為這點,所以綠谷被妥妥的放了上去,轟作為一個王子殿下,便守護著後面。
  真的很不像勇者大人呢。麗日一邊心想著,一邊偷偷喃喃著讓被施予對象打起精神的咒語。
  不知道是因為魔法師擅自施的咒語,還是因為懷中的人的溫度,王子殿下今天終於避免了一次在馬上睡著的危險。
  只是內心有股騷動在亂著自己的思緒。墨綠色的髮絲隨著風搔著臉頰的觸感癢癢的,乖巧的坐在前方的少年的手有些緊張的不知道該放哪裡。
  「握住繩子這邊?」轟緩緩的說,綠谷聞言驚慌的將手放在韁繩上頭,才發覺自己的手準確的覆在王子殿下的手背上,便又刷的一聲收了回來。
  極其靠近的距離,轟仔細的看著綠谷紅通通的耳根子,思考自己是不是該施出冰的咒語為其降溫。
  「抱歉。」綠谷決定扶著馬鞍,身後的人嗯的應了一聲。
  王子的胸膛好溫暖呢。
  綠谷微微的轉過頭想看一眼對方,然而王子溫暖的鼻息讓他嚇了一大跳,整張臉也隨之被淺紅渲染。
  綠谷挪了一個舒適的角度,然後再次思考關於自己不可能實現的戀情,髮絲又搔的轟不安分了。
  轟給人的感覺真的好溫暖。
  不對……
  「那個,王子。」
  「叫我焦凍。」
  「焦凍……那個,馬的尾巴是不是燒起來了……」
  邊奔馳在前頭的飯田回了頭,回頭見燒起來的魔法呆愣的緊急煞車以至於差點跌倒。
  不知道為什麼點燃起的火苗,馬兒高頻的鳴聲劃破了傍晚的天空。
  眾人決定在河邊的林子紮個營,飯田負責找尋柴火以及生火,麗日對蜷縮著的白馬施治癒術,綠谷自告奮勇的要去找食材。
  原先被大家要求乖乖待在原地的轟像是剛剛大家再三的請求都不復存在,黏著綠谷似的進了林子內。
  「要王子殿下幫忙真是抱歉吶……」綠谷環抱著一籃香菇,邊對著旁邊的人說著。
  「舉手之勞而已,叫我焦凍。」轟朝林子深處探尋,綠谷在原地覓著晚餐的食材,感覺能做個蔬菜煲湯就很滿足。
  準備要回紮營的地方的時候轟慢慢的從陰影中走出來,綠谷正要喊對方回去,一看見轟手中的東西愣了愣。
  早已奄奄一息的山豬,而且還散發著誘人的氣味……
  表皮有幾塊地方焦了,不過切除掉那些部分以外還是能讓四個人好好的飽餐一頓。
  王子是徒手宰了山豬的嗎?
  綠谷湊上前,撲鼻而來的氣味讓自己好幾日經歷粗茶淡飯的肚子鳴叫了起來。
  「好棒……」綠谷瞇起了眼睛大口的吸了一口肉散發出來的香氣。
  轟也跟著柔和的笑了,心中的一些對未來的藍圖也有了大概的形狀,他想起了不停催婚的父親。
  看了看綠谷,果然還是好睏,吃完飯就去睡覺吧。
 
 
  「轟、轟同學?」綠谷緊張的躺在轟的懷裡,轟的呼吸早已變得平緩均勻,熟睡的臉龐有些可愛,但綠谷一副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驚恐臉看向探頭進帳篷的麗日。
  麗日微微一笑。「王子殿下太累了啦。」
  欸——是這麼回事嗎?
  四個人一起度過愉快的晚餐時間,轟咀嚼完最後一口時就靠在身旁綠谷的肩膀上睡著了,嚇得綠谷趕緊從背包中取出手帕為王子擦了擦嘴。
  收回手帕的時候綠谷頓了一下,有點不太想去清洗這條手帕了……大概有點像變態一樣吧。
  轟焦凍睡的很沉,大手卻緊緊的抱著綠谷出久小一些的身子,綠谷嘗試過用手指將轟的手臂勾開,然而當綠谷稍微離開半寸轟就會吐出不滿的囈語。
  讓王子生氣,後果是什麼呢?綠谷腦袋浮現出國王奮進人的臉,斬首、凌遲、火烤,綠谷覺得自己可以活著回到家見母親的機率大概是0.1%,索性在安定好沈睡的王子後,綠谷乖乖的擔了抱枕這個角色。
  綠谷悄悄的翻過身,近距離看著心儀的對象是稍早怎麼想也想不到的,他悄悄的伸了手觸碰轟俊俏的臉龐,然後又像個青春期的少女似害羞的收回了手。
  過一會兒不安分的手又戳了戳轟臉頰意外的柔軟,然後又緊張的放到自己背後。
  在王子身邊,是怎麼樣也不可能睡著的了,整個夜晚綠谷重複著這樣惡作劇般的動作大概幾十次。
  而轟今晚做了一個沒有父親化身惡龍大肆噴火的夢,夢裡他似乎躺在母親溫暖的懷裡,仔細一看眼前的人卻是一位有著稚氣面孔的少年。
  轟隱約的覺得,他大概找到歐爾麥特的抱枕的替代方法了。
  早已睡著的轟伸過手把不安分戳著自己的傢伙又抱緊了一些。
  
  
  隔天準備踏上新的旅程,綠谷坐在一邊整理著自己的包包,見王子殿下朝這邊走來。
  「啊,王、啊不是,焦凍,昨晚麗日也給我施了治癒術,我的腳已經好的差不多……」其實綠谷並不太想說的,他覺得如果自己的腳一直沒有好的話,貪戀著王子的溫度的行為就可以繼續這樣持續下去。
  轟打斷了綠谷吞吞吐吐的話,然後淡淡的說:「嗯我知道了,上馬吧。」
  欸?
  於是又再度感受王子的體溫,美滋滋的做了好夢的轟覺得心情很好,淡淡的說了一句話。
  「打敗敵後,我們就結婚吧。」
  欸?咦?我是不是聽錯了什麼?
  綠谷出久滿臉通紅的看向麗日,內心裡不停的祈求麗日可以施一個不會讓轟聽見自己如擂鼓砰砰跳動的心跳聲的咒語。
  而麗日只是疑惑的歪著頭,然後瞇起眼睛笑了一下。
 
  不,別那樣笑著看我啊。

  
 
  
 
 

[番外一]

  

  那是一封完全沒有敬謂語的信。
  白鴿代為轉遞的時候起初是不樂意的,但見到來信者便飛也似的回國傳遞消息。

  臭老爸。  

  關於之前那樁婚事,雖然想也不想就知道答案是否定的,但我還是決定在旅途中書寫一封信來鄭重的告知,請你記住,母親的事情我還沒有原諒你這傢伙,我是不會和你走上相同的路。
  敵的征途還未到盡頭,今日寫信的另一個原因,請將側院的大禮堂重新裝潢,我希望我的愛人可以擁有的是最棒的婚禮。

  焦凍筆。
 

  然後這封信最後被暴怒的國王陛下給燒成了灰燼。
  「可惡……這蠢兒子,啊,冬美你來的正好,去叫下面的給我翻新整個禮堂,快去,別丟了轟家族的臉!」


[番外二]

 

Click here.

看不到的話可以試試看→

 

 

[番外三]

  

  整理行囊的時候轟的目光被綠谷包包裡的一個東西吸去。

  

  修補過的歐爾麥特玩偶跟當初那個陪伴自己睡覺的玩偶一模一樣。
  「啊,這是我小時候因為以為自己沒辦法被選中成為勇者,一直哭一直哭,母親偶然撿到給我的。從此以後我想哭的時候,看到歐爾麥特就會覺得自己不該這麼懦弱。」綠谷露出開心的微笑。「結果現在也像夢想中的踏上旅程了呢。」
  「嗯,還是個很棒的勇者呢。」屬於我的勇者。轟淡淡一笑,想不到自己的寶藏也成為了愛人的救贖。
  轟微微的閉上眼,他倒沒有打算要回那個玩偶,畢竟他現在有著更好的人陪著他入眠呢。

 

FIN

 

生まれてすみません...............

能閱讀到這裡非常感謝(´;ω;`)←醒來想全部忘記包括那糟糕透頂的嬰兒車

如果勇者和騎士在小時候就相遇了
一定會趴在攤開著的地圖周圍聊著歐爾麥特啊或是什麼
一起構築著未來的藍圖的感覺
小小轟大概指著某一處說「這是我的國家,以後請勇者さん跟我回去吧。」
「(∴⊙ω⊙∴)?」
「結婚(♡˙︶˙♡)」

 
评论(15)
热度(119)
© 森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