パッと光って咲いた 花火を見ていた

[轟出] 描繪至彼此的夏天

▼胡思亂想


 

  午餐時間聽到轟焦凍這人從來沒有吃過冰棒這件事情委實嚇了綠谷和飯田一大跳。
  理由是父親說那不健康。轟搔了搔頭,轉頭掃視驚訝的看著自己的兩人。
   
  「抱歉。」轟有些低落的說著。
 
 
  所以說,轟同學為什麼要道歉啊!
  綠谷心中充滿不解,運轉迅速的大腦使他提出了放學一起去吃冰的建議。
  飯田先是認同的點了點頭,然後驚恐的看向繼續聊天的兩人,臉上糾結著歉意,雙手無意義的揮舞著的婉拒了,傍晚他得去陪伴哥哥復健才行。
  於是綠谷在轟滿是期待的目光下,下課後單獨帶著轟,來到了靜岡縣中一個小小巷子裡的雜貨店。
 
  雜貨店外觀看似不起眼,但靠近一看,可以發現許多經過縝密思考過的擺設布置,使其盈滿了人情味,轟靜靜地跟著綠谷,長久以來的信賴感使他在放學前就決定拋棄腦袋尾隨著綠谷。
  這家店是綠谷從小到大,逢暑氣瀰漫著的日子時都會來的小店,老闆也認得自己,彼此勻了個心知肚明的眼神,老闆為綠谷介紹夏日的推薦清單——雖然也就那幾種口味。
  來這裡的綠谷一路上不停的喃喃自語,臆想著看起來對事物很講究的轟會喜歡什麼口味的冰。
  最後,綠谷在轟一臉充滿莫名崇拜感的「你是我的英雄」的注視下,和老闆點了蘇打口味跟香橙口味的冰棒。
  轟在旁邊默默的看著,接過來的時候眼前的綠谷又否定似的甩甩頭,轉身又買了一支西瓜口味的冰遞給對方。
  紅色的和天藍色的,就像是轟的個性一樣,冰與火極其相襯。
  兩個人在雜貨店門口肩並肩靠著坐下,轟看著綠谷有些慌張的為剛才的舉動解釋。
  「覺得這樣才是轟同學,啊……會不會造成你的困擾?」綠谷搔著臉問道,轟沒有回應,逕自打開了其中一個包裝。總覺得方才綠谷的舉動讓心裡暖暖的,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
  綠谷捏了一把冷汗,緊張的盯著轟默默的張口,將西瓜口味的冰棒放入口中。
  西瓜甜甜的感覺在舌尖化開,初次品嚐所得到的新鮮感很特別,興許是身邊有人陪伴著一起享用,滋味很棒。
  在口中彌漫的是屬於夏天的味道。轟一邊咬著心裡想。
  「很好吃。」轟微微睜大眼睛,語氣平靜地對著身旁的人說著。
  「對吧?」綠谷回以溫柔的一笑。

  啊啊,真是太好了!原本害怕轟同學會覺得不合口味什麼的。
 
  看見轟一口接著一口咬下,綠谷不禁心生幾分憐愛,原來轟也有可愛的一面——綠谷心情甚好的打開了自己的冰棒包裝,邊細細舔舐,抬頭就對上了轟直直盯著這裡的目光,轟手裡的那根西瓜冰早已只剩下孤零零的棒棍。
  「好快!咦?等等唔……」綠谷口齒不清的亂喊了一堆東西,然後湊近身旁的人,顯然沒發現距離瞬間的銳減讓轟緊張幾分。「中獎了!好厲害!」
  「中獎可以得到什麼嗎……?」轟疑惑的看著冰棒棍上淺淺刻畫著的「アタリ」。
  「可以再拿一支哦!」綠谷開心的說著,邊轉過身對老闆喊話。轟抬頭看了一眼這樣的綠谷。
  「感覺很羨慕……」轟對著興沖沖的綠谷淡淡道。
  「嗯?」
  「綠谷好像體驗過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呢。」總覺得自己這樣子很遜。
  聽到這話的綠谷愣了一下,然後淺淺的笑了一下。
  大概是因為家庭背景的關係,知道轟很多東西都從未體驗,起初綠谷對此抱著難以置信的情緒,然而在後來這些想法都漸漸的化為使人心疼的介質。
  這股空虛感是從小就被父母寵愛的他不曾體會過的。
 
  小時候也曾經無數次描繪著夏天時,在放學的街道上,和同學一起沿著歸途走著。
  中學生立領的弧度,再不享用就會融化的冰棒,地面蒸散的餘溫,還有彼此的嬉鬧聲。
  在今天和轟同學一起來完成這微小的心願真是太好了。

  綠谷想了想,呼喚了轟的名字,堅定的對上對方的雙眼。
  「沒關係的!轟同學童年從未擁有過的東西,我可以陪你一起補回來哦!」
  「……嗯,謝謝。」
  綠谷說的斬釘截鐵,轟聽著頭往旁邊一轉,用拳頭抵住嘴邊讓自己的嘴角沒有上揚的太過明顯。
 
  綠谷沒有意識到一件事情。
  這句話就好像互許彼此未來的日子一樣。
  而轟決定永遠把這句話記在心裡。
 
  抬頭看著綠谷還在持續思考的樣子,一股甜甜的感覺在心底發酵,綠谷這人,總是莽撞的破壞別人一直以來堅信的東西,卻也總是不知不覺的為自己帶來了陽光。
  眼前的人就像是自己的救贖一樣。
 
  「綠谷。」轟想了一想,開口道。
  「嗯?」
  「我可以吃一口你的冰嗎?」
  「好啊。」綠谷毫無疑惑的遞上前,轟湊近咬了一口。
  轟在嘴裡又反覆的品嚐,滿腦子被複雜的思想給佔據了思緒。是綠谷方才咬過的地方……
 
 
  「要嚐嚐我的嗎?」轟看向綠谷,綠谷也點了點頭。
  綠谷的心裡還想著下次要帶著轟去哪兒玩耍,邊將口中的冰吞了下去。
  然而轟的冰棒未如預期般湊過來,取代而之的是轟突然放大了的臉。
  綠谷覺得思考突然斷線,手上的冰棒差點從手中滑落,具侵略性的舌頭交纏著自己的,顯然不太熟練的吻技造就綠谷被胡亂的親了一口。
  明明只是唇舌相接觸到而已,自己卻覺得體內流過一股麻痹感。
 
 
  口中盈滿著的蘇打香氣,似乎比至今所吃過的冰都還要來得甜,不容忽視的將綠谷的所有思考剝奪了。

  突然覺得夏天真不錯。轟焦凍心想。

 

  以後的夏天,也會是兩個人一起過吧。

 
 

  

FIN



謝謝官方爸爸( ◜◡‾)(‾◡◝ )

 
评论(12)
热度(136)
© 森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