パッと光って咲いた 花火を見ていた

[轟出] 止息之間

▼畢業後兩人在同一家事務所的故事



  「轟くん,你實在是太狡猾了。」
  綠谷咬牙道,被呼喚著的人不以為然的看著自己,然而一貫溫柔的眼神裡卻染著慍怒。
  情緒有些不快的轟焦凍起初緊緊的用雙手抓著綠谷出久的雙肩,而後對自己的不理智感到失望,使人生疼的力道也隨即放緩。
  轟抬頭張了張嘴,又合了起來,抿起了唇思考半晌,便慢慢的將頭靠向綠谷的肩窩試圖汲取綠谷的溫度。
  「不要做讓我擔心的事情啊……」轟略帶鼻音的聲音在耳旁縈繞著,即使透過一層衣料而有些模糊,綠谷還是可以清晰的感受話語中的低落感。
  面對這般撒嬌的轟,綠谷原先的賭氣支離破碎的只剩下不知所措。
  綠谷忘記後來發生了什麼,只記得擁抱著自己的大手溫暖的彷彿要將他融化一樣。

 

 
  成為英雄後雖然自由時間變少,但綠谷一直沒有拋棄每天閱讀網上即時新聞的習慣。
  回到自己位子上後,綠谷邊拉開易開罐的拉環,邊閱讀著擺放在桌上手機裡的新聞。
  閱讀到某個關鍵字時綠谷湊上前確認自己是不是看錯,綠谷木然的看著手機裡的照片,偌大的字體寫著「英雄焦凍帥氣的英雄救美!」,綠谷用手指下載圖片的動作被硬生生暫停,然後緩緩地按下了取消。
  附加在文章的好幾張照片中,外表俊朗的男子打橫抱起一個面目驚慌的女子,長長的睫毛微微垂了下來,眼神仍是那樣深邃。一次瀏覽所有的照片,只能發覺他微微的揚起眉毛,除此之外表情沒有任何變化。
  而這個被喚焦凍的人,正是前幾天找自己到事務所的角落,還鄭重其事的告白了的人。
  ……嗯哼,英雄救美。綠谷抿緊唇,直直盯著照片裡的兩人,心頭冒著惡劣思想的泡泡。什麼啊,明明告白的時候很認真,結果還不是跟其他女人那麼好……
  但此時此刻的綠谷顯然沒有資格對照片裡的女人懷抱任何的醋意。
  畢竟,對轟的告白,綠谷沒有給予任何明確的答覆。
 
  他決定把這歸咎於轟過分好看的眼睛。
  說起來,以前學生時期的時候也有像這樣被轟私下找去談話呢。
  當轟默默說出「一直都喜歡著你」的時候,一時之間綠谷還消化不過來那句話的意思,只是覺得轟的眼睛彷彿會施魔法似的,讓那個時候的自己極其暈眩。
  意識到自己被告白的時候,綠谷可以感覺得到自己的身子有多麼灼熱。
  單戀已久的人也喜歡自己是一件多麼令人欣喜的事情。
  然而一對上轟的雙眼,綠谷便支支吾吾什麼也說不出來,那雙眼睛含著多麼多的期待。
  「不用立刻給我回覆也可以。」綠谷還來不及回過神來,轟就先體貼的留下這句話,然後默默的離開。
  對方一開口的瞬間綠谷就後悔了,聲音裡的顫抖像是不容忽視的一直在綠谷腦內闖蕩,愧疚感頓時漫布全身。
  然後現在卻跟其他女人有這麼親密的接觸……啊。
  不對。
  自己現在在想什麼啊!
  從濃稠的嫉妒感中驚醒,綠谷不顧眾人眼光跑向廁所,然後他把臉埋入盈滿自來水的臉盆裡,覺得這樣可以稍微安撫有些騷動的情緒。
  「明明是我先讓人尷尬的……」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綠谷決定到市區外晃晃來散散心。
  市區裡人群熙熙攘攘,從複雜的環境中萌生惡意是常見的事情,但綠谷覺得今天懷抱著這種複雜的情緒,還是到安靜的地方散心比較合適。
 
  畢業後,綠谷遲鈍的腦袋才驚覺自己其實是喜歡轟焦凍這個人的,不光是帥氣的外表,連對方藏著許多心事的內在,他也想要擁有。
  可是,不知道該怎麼做才是對的。
  儘管自己特別把對方寫在一本專屬筆記裡,儘管自己畢業後和對方進入同一家事務所,然而橫亙於彼此之間的距離實是難以捉摸。他依然喚他
  就像是潮汐一樣,退潮的時候彷彿彼此間咫尺就可以觸及,然而又再度被海水給淹沒的窒息。
  想起來前陣子八卦新聞中也有幾張轟和其他女英雄站在一起的照片,綠谷連存下來的勇氣都沒有,因為覺得照片中的兩人實在是太過相稱。
  不管是什麼樣的女英雄,都會比自己站在對方身邊要來的登對吧。
  綠谷撫著自己的胸深深的嘆了一口氣,此時不遠處的尖叫聲將當下的靜謐一分為二。
  綠谷立時抬起頭,全身做好了戰鬥預備。
  是敵。
 


 
  回過神來,轟焦凍發現自己的喜歡長達了好久好久。
  也許從體育祭那個時候就喜歡上了也說不定。
  畢業後也不是沒有和女孩子交往過,只是每當牽起手,或是接吻的前一刻,綠谷笑得眼都彎起來的那張可愛的臉就會立刻佔據整個思緒。
  ——對不起,我沒辦法和你交往。
  察覺到自己的心思後便再也沒有接受過別人的告白,當畢業後隨著綠谷進入同樣事務所的喜悅甚至超越了第一次自如掌控冰的那股歡喜。
  但自己不管是怎麼樣的直球,綠谷都絲毫沒有察覺,遲鈍的可以。
  記得自己之前和綠谷一起逛街的時候綠谷為自己挑了一件衣服,綠谷還擔心自己的品味是不是不太好,自己說了「因為是綠谷所以很喜歡。」綠谷只是感動的握起自己的手,然後說了類似轟くん你真善良的話。
  還有一次轟為了看歐爾麥特週年紀念動畫片,去綠谷家住了一晚,當綠谷洗完澡只隨意的穿了件外衫,看見水珠沿著綠谷的肌膚輪廓滑下的時候轟就知道自己忍不住了,有些生澀的手從背後攬住了綠谷,綠谷卻只是歪著頭問自己還好嗎是不是剛剛喝醉了。
  總而言之,綠谷實在是太遲鈍了。
  所以前幾天,在見到有個女英雄去找綠谷開話題且熱絡的聊了許久,知道綠谷對著其他人天真燦爛的笑著的時候,自己心中的嫉妒感實在是難以再掩藏下去。
  所以他告白了。
  但是綠谷似乎沒辦法立刻做出答覆,是心有所屬了嗎?轟有些難過的露出微笑。
  真糟糕。綠谷肯定不會喜歡如此幼稚的自己吧。

  手機裡傳來了同事的短訊。
  白底黑字寫著的警訊讓自己冒出了冷汗,綠谷遇到危險了。
  
 


  總而言之先大概的告知事務所的人了,說自己大概沒事,敵人也逮捕了,晚點會需要幫忙安撫受害者的人員。狹隘逼仄的巷子裡,充滿著自己的喘息聲以及受害居民的啜泣聲。
  他想起歐爾麥特告知如果真的沒辦法的時候一定要請人幫忙這件事情,歐爾麥特應該會因為自己剛愎自用而敲打自己的頭。
  你在哪?
  是轟焦凍傳的訊息。綠谷沒有給予任何回復,靜靜待著螢幕亮起又黯下。
  綠谷咬牙沿著斑駁牆壁慢慢滑落至地上,被敵人攻擊到的傷口接觸到空氣的痛楚讓自己差點流下了生理淚水,但想起自己不能屈於區區這般疼痛,便強顏笑道,啊啊——明明就是因為不想現在見到轟才什麼訊息也沒傳,因為,見了面的時候自己肯定會慌張得不得了吧。
  然而現實總是背道而馳,在綠谷差點要闔上眼睛昏過去的時候他感到原先冰涼的牆壁變得暖暖的,然後不顧民眾的視線他被打橫抱起。
  「嗯……轟くん?」意識有些朦朧,綠谷黏糊糊的聲音傳至轟的耳裡,轟咬牙看著自己。
  到了適合私下交談的地方,綠谷被放下,手緩緩地伸向牆壁扶著。
  「為什麼不回我的訊息?」轟直截道,可以感覺到此時此刻的轟有些生氣,這樣的轟很少見。
  「啊……轟くん有傳訊息給我?抱歉,我剛剛沒有看到。」綠谷緩緩撇過頭,被轟又扳了回來。
  「你很不會說謊。」
  轟的聲音很抖,臉上也緊張地皺成了一團,這是被迫直視著對方的綠谷可以清晰感受到的。
  「綠谷,討厭我嗎?」感受到轟的湊近,綠谷捏了一把冷汗。
  「並不是這樣的……」
  「討厭我的話就直接說吧,這樣我才可以好好死心。」轟認真的話語不容置喙般讓綠谷冒起了冷汗。
  「轟くん,你實在是太狡猾了。」這樣根本沒辦法拒絕啊。
  

 
  人的成長的過程中不免都會失去一些東西。
  綠谷覺得自己失去的正是那分坦率,雖然爭執的時候仍是直言直語,但遇上自己喜歡的人,便很難好好坦率的吐露心中的想法,相反的,轟くん則是一直都毫不疑惑的說出自己心裡所想的東西。
  奔馳在賽道上的轟くん、靠著自己的肩頭發呆的轟くん,慶功宴時喝醉了而呼呼大睡的轟くん,自己的眼神早已在不知不覺都循著對方的身影,即便自己是這麼的喜歡對方,還是很難坦率的說出我喜歡你這四個字。
  「我很忌妒。」
  「嗯?」
  「綠谷你和那個女的聊得很開心,我覺得很忌妒……對不起,我喜歡綠谷,因為喜歡,所以才會生氣,對不起。」轟邊說著邊靠近了綠谷。
  「……轟くん自己也不是和別的女人相處得很熱絡——我也很羨慕啊!」
  紅著眼吼出了一大串,抬頭對上對方的雙眼時兩人都愣了一下,然後綠谷又緩緩地別過去。
  「綠谷喜歡我嗎?」轟微微的張開口。
  「夠了,轟くん……」再說下去的話自己就會淪陷的。
  「可以接吻嗎?」
   

 
  轟不會做強人所難的事情。
  那是在也察覺了對方心意時才提出的請求。
 
  綠谷的嘴唇軟軟的,洗髮精的香氣在接吻時撲鼻而來,整體的感覺都如同綠谷這個人一樣,帶來很溫暖的感覺。
  事務所的人什麼時候前來援助的他們也不知道,他們擁抱,然後接吻,感受彼此的氣息長達很久很久,久到轟覺得差一點就會失去理智。
  覺得喘不過氣,腿甚至有些軟,綠谷緩緩的推開對方,頭抵著對方的胸膛下滑,手緊緊的抓著轟的衣服。
 
  原來早就互相喜歡了。
  抬起眼時對上甜膩的視線的感覺還是讓他很不自在,綠谷瞥見對方帶著笑意的眼神。
 
 
  「你為什麼在笑?」
  「……因為你在這。」

 

 

Fin


喜歡直言直語的兩人
覺得陷入怎麼做也做不好的泥沼
要好好打起精神來才是!


 
评论(10)
热度(86)
© 森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