パッと光って咲いた 花火を見ていた

[切爆] 關於是誰幫爆豪穿上衣服

*12話腦補
*角色OOC


  「爆豪我說你啊,就不要不開心了嘛。」切島打氣似的拍了拍爆豪的肩,然後自然的搭過爆豪的肩膀。
  「可惡……這種勝利我才不要!」爆豪任由對方解開自己的手銬,嘴裡仍是不停的碎念著比賽的結果,滿臉怨恨的全身顫抖、扭動著。該死的陰陽臉,在最後關頭熄什麼火!   
  提到解開爆豪束縛的第一人選,1-A全體同學包括相澤都一致的看向切島銳兒郎,如果是綠谷或是轟的話可能會有生命危險,其他的人話則不確定了,爆豪的無差別攻擊任誰也無法招架。   
  被提到的對象只是搔著頭,然後理所當然的扛著不安分亂動的爆豪去無人的教室更換衣服。   
  「可是你很強了啊!超強的耶!那樣『碰——』的轟炸了對手。」切島爽朗的笑此時傳到爆豪耳裡非但沒有遏止怒氣,反而更助長了其。
  「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爆豪嘶吼著,搖晃著雙腳,待手銬被解開後慣性般的要彈了出去揍人,被切島一把攬住了。
  「別動。」切島用雙手按住即將暴走的爆豪,然後安撫的說了聲:「乖。」  
  爆豪看向那張臉,認命的只好短暫的維持著安分的狀態,不包括口中不停的詛咒的話,的確是鎮定的。任由切島為其細心的脫下沾染著灰塵的體育服上衣以及褲子,爆豪無奈的瞪著對方。「好像很熟練一樣。」 
  「喂喂喂,上次是誰不由自主的送上來?我會這麼熟練也沒辦法嘛,哈哈。」切島咧開嘴角,帶著笑意的眼眸看著對方,眼裡流過一絲情愫。
  爆豪被看得不自在的撇過頭,四處看了一周後又瞪回身旁的人,低沉的道:「殺了你。」 
  「那就要看你的能耐囉。」
  儘管剛剛的一對一戰中徹底輸了爆豪,切島可不認為自己在這方面也會輸掉。 
  赤裸著上身且生著氣爆豪看起來很可愛,切島忍不住低下頭湊近爆豪的鎖骨摩挲親吻,粗糙的雙手撫過爆豪的腰際。 
  一陣酥麻感立時激盪在腰間,爆豪心驚膽戰的顫了一下,耳根著瞬間脹紅,自己不耐的把對方的頭捧起來。 
  有種就直接來啊——還沒開口爆豪便被有些失去理智的切島壓上,後腦杓被緊緊的按住而更拉近了距離,切島堵住爆豪打算咒罵起自己的嘴,兩個人緊緊地貼在一起,互相交換著吐出來的氣息,切島輕輕地舔舐啃咬著爆豪的唇瓣,爆豪也不甘示弱地回吻。 
  靈活的舌頭恣意在嘴裡流動,交纏著,爆豪感覺每一處被親吻的地方都顯得太過炙熱,一股感覺又湧了上來,不過不是生氣。 
  大概是色慾吧。
  切島溫柔的神情實在是讓人受不了,可是自己卻極其的享受著這種感覺。爆豪原本奮力槌打著對方胸膛的手也變得微弱,手微微的放了下來。   

  不知何時被反鎖的教室的薄薄的一層門外,一群人情緒激動的討論著賽事,熱熱鬧鬧的經過教室。
  教室裡感染著一股四處流洩的情慾。
  在外頭看不見的死角處,只有兩個人影重疊著。 


  *** 

  
  「噗,打領帶。」上鳴電氣見到更衣後的爆豪的第一句,忍不住揶揄了一番。 
  「智障閉嘴。」剛結束完特殊型體能運動的爆豪由於心情特好的緣故口氣的差勁度也一致性的提升。 
  然後上鳴就哭著跑走了。



我先走一步了‹‹\( ˙▿˙ )/››‹‹\( ˙▿˙ )/››

 
评论(10)
热度(106)
© 森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