パッと光って咲いた 花火を見ていた

[轟出] 慣性依存 04


大大的我與小小的你


  汗水濡溼T恤背部的感覺很難受,早晨消化著的食物在胃裡翻攪。轟焦凍用小小的手背拭去額角上的汗水,從地上使勁爬了起來,咬著牙步履維艱的朝父親前進。
  轟焦凍抬起頭與眼前的男人對上眼,而男人微微挑起眉,搖搖晃晃的孩子眼神裡的盛怒映入眼簾。
  方才跌倒膝蓋摩擦而造成的傷口在接觸到空氣後撕裂般越發疼痛,轟焦凍咬牙,用力的一揮右手,瞬間冰柱四起,冰錐一端直直朝著對方擊去。
  只見轟炎司抬手一揮,油然生出的烈焰瞬間吞噬了太過生澀的寒冰個性,絲毫不顧及對方還只是個孩子這點。火焰伴隨著升溫氣旋撲上孩子,難以抗拒的壓力使得轟焦凍的身體被捲進這股力量。
  小小的身軀隨著力量狠狠的被拋向空中,又伴隨著氣旋一止而著地,摔落的瞬間痛楚暈染全身,轟焦凍痛苦的扭曲著臉。

  轟炎司不以為然的看了一眼難受的兒子。只是冷眼的吐出幾句話。
  「焦凍,如果要成為我完美的作品,光是這點力量還是不夠的。」
  「無謂的叛逆期該適可而止了。」

 

  他知道他在說什麼。

  父親不斷地誘導自己使出左側的火,一再的挑起自己的弱點,如果自己也運用左半身的個性那麼也不至於受如此多傷,但自己卻背道而馳,一心盡可能否定父親賦予的東西。
  如果自己使用了那股力量,就等於是承認了自己體內流動著的父親的血脈。
  鬼才稀罕。
  臭老爸快滾吧。
  轟焦凍撇過頭,不去正視眼前男人的雙眼,雙腳顫抖不止的爬起來,手揮去褲子上的塵土後緊緊的按著腹部和嘴。
  好想吐。轟焦凍皺起眉頭,還未抬起頭瞋目怒視對方,小小的腦袋就被一隻粗糙的大手覆上。

  「去跑十圈。過一段時間記得補充體力跟水分。」轟炎司扔下這句話就走了。


  自己低頭緩緩蹲下,每次訓練完嘔吐感都會緩緩湧上,轟用手輕輕揉著自己的肚子,試圖平復這股躁動,就像以前母親安撫他所做的。
  為了要成為很棒很棒的英雄,自己得更加努力才行,轟最後還是站了起來。
  結束完父親要求的訓練,一回到家,不顧哥哥們的叫喚,自己連跑帶爬到房間後快速的蹭到書桌旁。
  左邊第二格抽屜裡,放著綠谷的歐爾麥特繪本,轟興沖沖的拿了起來,裡面夾著的一張小卡片隨之掉了下來。
  卡片上用拼音整齊寫著「轟與綠谷的英雄任務」,下面是幾個格子,有好幾格已經被蓋上歐爾麥特印章了。

  轟慢慢拿起印章在印泥上壓了壓。

 

  前幾日綠谷刻好印章後就立刻秀給轟看,自己接過來仔細的端倪,歐爾麥特爽朗的神情濃縮在一個小小的印章上,對於一個小小的英雄迷這印章來說這就有如寶物一樣,轟巴著綠谷問可不可以送給他。
  綠谷只是故作思考的將右手支在下巴,然後提出了兩人的英雄任務,以後只要轟順利的完成訓練就可以集一個章,集到五個的話……  

  「集到五個歐爾麥特的話,轟想要做什麼呢?」
  「什麼願望都可以嗎?」轟歪頭。
  「嗯,可是一定要轟確確實實的努力過喔。」綠谷用手指彈了彈自己的額頭。


  「一、二、三……九、十。」
  反反覆覆數了好幾遍,確認後轟抓緊卡片跑到放置著電話的玄關前,迅速按下自己可以流利背誦的電話號碼。
  母親接到電話的時候綠谷還窩在房間裡反覆讀著自己寫的筆記,眼神一直盯著其中被寫的滿滿的一頁,一聽到是轟打來的,在本子裡夾上書籤後,隨意的闔上便奔過去。
  轟清晰明亮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轟的聲音好可愛,綠谷邊想著,總覺得自己越來越往奇怪的大哥哥的趨勢發展,用力甩了甩頭想否定這個想法。

   「欸、咦?現在嗎?咦!好你等我一下我立刻過去!」
  轟掛下電話後臉上也浮現笑容,透過電話傳來的綠谷的嗓音悅耳動人,真想趕快見到他。和綠谷說了集完點了所以現在就想立刻去綠谷家玩,對方慌張的應了幾聲就掛掉了。
  再次回了房間收拾了想帶去的東西,繪本、集章卡、睡衣。今天臭老爸不會回家了吧,所以去綠谷家睡綠谷的床應該也沒關係。嗯,大家一定都可以包容的。
  春假的尾聲轟冬美回來休息了幾天,揉著惺忪睡意的眼走了出房門,見到自家弟弟背著一大包東西準備出門愣了半晌,而後注意到轟手上因訓練而出的傷。
  「焦凍,過來我幫你塗個藥吧?」
  轟停下腳步回頭看看姐姐,接著低頭掃視了一下自己手臂上的傷,很謹慎的思考般,才緩緩的開口。
  「沒關係。對了,我今天要住出久的家。」語畢,小小的身體搖搖晃晃的背著大背包走了出去。
  轟冬美看著弟弟離開的身影嘆了一口氣,自從保母由這個名叫綠谷出久的少年擔任後,弟弟彷彿快樂了不少,連父親那嚴厲的訓練也更積極了。

  真想見見綠谷出久這個人呢……

 

  沿著熟悉的路,綠谷身著淺藍色的襯衫跟短褲,背著小小的背包來到了轟家大宅。
  下了公車後走一段路就會到了,同為靜岡縣,來到工作地點實在是再方便不過,整條路上被靜謐橫亙,只有一座公園在附近,裡面三三兩兩的人在玩耍抑或是散步。
  儼然的住宅大門和蹲在旁邊左顧右盼的孩子映入眼簾,一紅一白的髮色尤為顯眼。轟焦凍一看見自己便開心的抓緊背包背帶跑了過來,綠谷見狀便抬起手揉了揉轟的頭髮。
  「要給出久看一個東西。」轟蹭了蹭綠谷後推開了對方,小小的身子蹦蹦跳跳地跑到一旁,右手筆直地抬起,周圍的道路緩緩地結起了冰晶。
  相較於那次不受控制的力量,覆於地面以及牆上的冰顯然有好好的被掌控著,緩慢且穩重的擴散去,然後戛然停止。

  「焦凍好厲害!」綠谷大力拍著手。
  「應該……可以好好控制了。」
  「超級厲害的喔!」
  「嗯……」
  「嗯……?」綠谷看著轟。

  轟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自己的傑作,剛剛施放前忘記了善後這件事情,自己的左手抬起後又硬生生放下,自己還不知道該怎麼改變對於燃燒個性的態度。
  「走吧?」彷彿得知了轟為難的點,綠谷吐吐舌頭,示意轟一起溜走。

  轟愣了一下。
  的確,自己還不清楚到底左側之於自己究竟存在著什麼樣的含意,對於使用其也抱著滿滿的不確定及不安感,而綠谷卻看出了自己內心的那份脆弱,不去逼迫自己使用燃燒。

  好溫柔。
  出久好溫柔。

  邁開了步伐卻不見身後的孩子跟上來,綠谷納悶的回了頭,轟見狀跟著走了幾步又停下來,綠谷歪頭,只見轟膽怯的伸出了小手。
  綠谷頓時綻開笑容,大步走過來,一手把轟的手指輕輕攤開,然後再把自己的手貼了上去緊緊握住。
  轟臉上立即佈滿了笑意,綠谷先為可能要讓轟走一段路而道歉,對方只是搖搖頭覺得沒問題。
  只要擁有手掌心傳來的那份溫度,走再長的路也沒問題。

 

  春櫻佈滿路途,一路上的景致襯托了只屬於這個季節的溫暖。
  在假期的尾聲,像是要努力享受這份悠閒似的,一大一小兩個人晃悠悠的邊走邊聊一些生活趣事。彼此的腦內都被愉快填充,握緊的手來回盪著輕快的節奏。
  「哥哥昨天在路上踢到了一顆芭樂……回來的時候腳踵了起來。」轟想到昨天晚上哥哥提到的事情。
  「噗——哈哈,感覺真的很痛呢。」綠谷忍不住的笑。
  轟焦凍總是會用一副很認真的神情去講述一件滑稽的事情,綠谷對於這樣子的反差感毫無抵抗力,忍不住哈哈大笑。
  「講講出久的媽媽的事情?」轟好奇的問。
  「我的媽媽啊……我覺得等等回去她又要感動的哭了吧。上一次帶朋友回家也是。」綠谷苦笑邊搔了搔頭。「我看起來像是這麼沒人緣的人嗎?」

  「出久的朋友?」
  「對啊,他叫小勝喔,和我同年紀,啊啊啊……雖然說是和我同年紀但是和我完全是不同的感覺啦。」綠谷想起上次爆豪來自己家裡的事情,為了要打賭誰擁有的歐爾麥特公仔最多,最後爆豪一臉不快的踹開了門離去。
  「小勝……」轟低頭重複一次這個稱呼,感覺和對於自己因年齡差距而產生的稱呼有什麼不同,像是早就建立很久很久的親暱關係。

  綠谷比起我還有更重要的人嗎?
  轟的臉皺成一團,複雜的情緒簇擁而上。
  原本一貫的面癱彷彿遇上了綠谷就湧現出很多不同的表情。
  開心的瞇起眼睛也好,慍怒的直直瞪視也好,滿懷痛楚的皺眉也好,這些都是家人以外自己不曾表露的感情。

  但是一遇上綠谷,外層堅韌的防禦恍若美味的巧克力雪糕般,上頭的一層巧克力被那股暖意慢慢消融,隔閡什麼的不復存在。
  自己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感覺。

 

  感覺到握著的手帶著些許緊繃,綠谷停下腳步,轉過頭就著轟小小的身子半蹲下。「怎麼了嗎?」
  「……」
  綠谷看了看後露出微笑,安撫似的摸了摸轟的頭。「小勝他不會很可怕啦。」
  轟抬頭看著綠谷,對方彷彿搞錯了什麼,儘管不是自己想要得到的答覆,但是看到綠谷甜甜的笑容還是讓轟心情好了起來。
  「所以繼續走吧——到家給你看歐爾麥特們!」綠谷愉快地笑著。
  「嗯!」

 

   走著走著經過方才綠谷看見的小公園,轟自然的將頭往綠谷身上湊了過去。
  「出久的個性是什麼呢?」轟好奇的開口。
  「欸?我啊……」內心晃動了一下。綠谷抓抓頭。

  我沒有個性喔。這樣說的話,之前那些鼓勵的話語感覺化為針極其諷刺,轟大概會不屑於自己吧?在這個社會上比率極其低的無個性,對於一個從小就被賦予英雄資質的孩子,就跟灰塵沒什麼兩樣。
  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正想開口的時候手又被緊握了一下。
  見到眼前的景象轟立刻拉著綠谷不動,一雙眼睛眨呀眨的。綠谷隨著他的視線看了過去。
  幾個約七、歲的少年簇擁著一顆足球,奔馳在公園的草皮上嬉戲,歡樂的聲音不絕於耳。轟直直望著,抿了抿唇又低頭,爾後才慢慢看著路的前方。

  那是自己曾經渴望擁有的快樂。
  「繼續走吧。」轟說著。
  那是自己永遠無法得到的東西。

   綠谷悄悄看了一眼轟垂下的眼睫毛。

 

   「是焦凍呀!一直都有聽出久提到你,見到你真是太好了,謝謝你一直照顧我們家綠谷……」綠谷引子一面拿起手帕一面向轟焦凍表達湧湧感謝,綠谷出久無奈地看了一眼母親。到底是誰照顧誰啊……
  「出久對我很好喔。」轟焦凍瞇起眼睛微笑,綠谷引子頓時涕淚縱橫,在綠谷出久還沒開口安慰之前邊推著兩人往樓上去。
  綠谷出久趕緊要自家媽媽冷靜,自己環視了一圈周圍,然後朝母親湊過去說了幾句話。
  「那個嗎?我等等去看看唷。」
  將擺放著幾塊甜美草莓蛋糕的盤子放置桌上後,綠谷引子笑嘻嘻的闔上了門。
  綠谷抱著膝靠著床邊隨意坐下,任由轟焦凍在房內興奮的四處竄動。
  房間內無處不閃著英雄的光采,歐爾麥特爽朗的笑容包裹著整個空間,身為使中的英雄宅綠谷對自己的房間還是很有自信的。
  自己家裡就有一個臭老爸英雄,在房間內貼著歐爾麥特海報,擺放著數不清的英雄公仔這些事情絕對是不被允許的,轟焦凍還記得自己在之前買的卡片包中,抽出閃閃發亮的NO.1英雄卡後,它化為灰燼的那剎那。
  轟抬起頭戳了戳海報上歐爾麥特的臉頰,又戳了戳等比例公仔壯碩的身材,仰頭瞪大眼睛發現了一個東西。

  「出久!出久!」轟抓著綠谷的手搖晃,一手指著放在櫃子上頭的歐爾麥特巨型玩偶,綠谷將其拿下放在了床上,轟立時鑽了進去等身的歐爾麥特的懷裡,佯裝自己被英雄擁抱著,開心的晃著雙腿,轟突然抬起頭盯著綠谷。
  「嗯?」綠谷一邊將旁邊的東西放好,回頭只見轟朝自己走了過來。
  逕自走了過來,轉過身子一屁股鑽進綠谷的懷裡,轟滿足的笑了笑,果然這樣比較舒服。綠谷溫柔的蹭了蹭轟的臉頰,緩緩地摟住孩子。
  緊緊依偎著彼此,感覺此時此刻只剩彼此的交語。

  「最喜歡綠谷。」
  「我也是噢。」

  天然呆的綠谷出久根本不知道這代表著什麼。
  懷裡的小小轟焦凍挪動了幾分,不安分的動了一下,故作鎮定的靠著綠谷出久。
  然而耳根子早已泛紅而灼燒。


TBC


早安午安晚安!
看了轟出戰大約二十幾次了,果然還是最喜歡轟出

如果明天生得出05的話,我決定請自己吃大餐。
(大餐掰掰ヾ(;゚;Д;゚;)ノ゙)

 
评论(4)
热度(59)
© 森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