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じる心は、あなたの魔法よ。

5:30

 

[轟出] 眠り王子

▼有關於ED的胡思亂想
▼轟くんが笑うと世界が笑う

 

 

  轟焦凍很容易失眠。
  夜晚裡總是輾轉難眠,造成了好幾次轟在馬上睡著跌落下來的事件。
  作為一強盛國家的王子,也是父親預定的皇室繼承人,皇家並沒有打算讓這件事公諸於世。
     
  「王子臉上有黑眼圈呢……」
  「莫非每晚去什麼不良場所吧……?」
  「不可能的,轟王子可是很正直的人,肯定是案牘勞形的關係,王子真是厲害啊。」
  早已在百姓間就流傳著各式各樣有關於皇室出巡時,坐在馬匹上總是無精打采的小王子的謠言。
 
  但這也不是治不好的,想起來小的時候,母親將自己摟進溫柔的懷裡,邊輕撫自己的背部,這樣的舉動總是能驅逐在心裡扎根的夢魘...

 

[轟出] 描繪至彼此的夏天

▼胡思亂想


 

  午餐時間聽到轟焦凍這人從來沒有吃過冰棒這件事情委實嚇了綠谷和飯田一大跳。
  理由是父親說那不健康。轟搔了搔頭,轉頭掃視驚訝的看著自己的兩人。
   
  「抱歉。」轟有些低落的說著。
 
 
  所以說,轟同學為什麼要道歉啊!
  綠谷心中充滿不解,運轉迅速的大腦使他提出了放學一起去吃冰的建議。
  飯田先是認同的點了點頭,然後驚恐的看向繼續聊天的兩人,臉上糾結著歉意,雙手無意義的揮舞著的婉拒了,傍晚他得去陪伴哥哥復健才行。
  於是綠谷在轟滿是期待的目光下,下課後單獨帶著轟,來到了靜岡縣中一個小小巷子裡的雜貨店。
 
  雜貨店外觀看似不起眼,但靠近一看,可以發現許多經過縝密思考過的...

 

[轟出] 止息之間

▼畢業後兩人在同一家事務所的故事


  「轟くん,你實在是太狡猾了。」
  綠谷咬牙道,被呼喚著的人不以為然的看著自己,然而一貫溫柔的眼神裡卻染著慍怒。
  情緒有些不快的轟焦凍起初緊緊的用雙手抓著綠谷出久的雙肩,而後對自己的不理智感到失望,使人生疼的力道也隨即放緩。
  轟抬頭張了張嘴,又合了起來,抿起了唇思考半晌,便慢慢的將頭靠向綠谷的肩窩試圖汲取綠谷的溫度。
  「不要做讓我擔心的事情啊……」轟略帶鼻音的聲音在耳旁縈繞著,即使透過一層衣料而有些模糊,綠谷還是可以清晰的感受話語中的低落感。
  面對這般撒嬌的轟,綠谷原先的賭氣支離破碎的只剩下不知所措。
  綠谷忘記後來發生了什麼,只記得擁抱著...

 

[轟出] 與你的暖冬

▼已交往
▼上篇

 

  ……不知不覺睡著了。
  
  綠谷出久睡眼惺忪的努力爬了起來,揉了揉適應著光線的雙眼,枕著自己的手因長時間壓迫而感到些微麻痹,眼神尋覓著館內的時鐘,快到中午了。
  腦袋沉沉的感覺,早上因為喉嚨帶著些許疼痛所聯想起的感冒又浮出腦海,綠谷出久挪動了一下換了一個舒適的姿勢,一手拿起袖珍包面紙從裡面取出一張來擤擤鼻涕。
  感覺自己好吵。綠谷出久想了一下又縮回了腦袋,手自然地放了下來,頭側著一邊緊緊貼著桌上那本「為了將來的英雄分析」,眼睛又慢慢的闔上。
  周圍的人都聚精會神地學習著,自己這樣睡著好像有些突兀……
  圖書館內自習室仍是一片靜謐,只是時不時有輕輕翻書的聲音,或是不小...

 

[轟出] 慣性依存 06~07

06

  轟焦凍知道這就是所謂的喜歡。
  

  那種感覺和對母親、對姊姊那種的親子之間所存在的愛不一樣,這份感情多了些什麼,不停不停地在自己的體內激盪著,來回不停的觸動心頭萌發的幼苗。
  如果轟焦凍對綠谷的感想總共有一百分,那麼就存在著九十九分的喜歡,當注視著綠谷時,自己的眼底裡頭會流淌著一絲情愫,總是不由自主的心跳加速。
  儘管這個想法仍然懵懵懂懂,轟焦凍也分得出來,小小的他想要用力保護綠谷出久,想要把綠谷出久這個人緊緊的抱在懷裡,但是自己的年紀還是太小了,對方可能只是把自己當成小孩子罷了。
  這點在綠谷用著溺愛的眼神看著自己的時候又更為顯著,但自己並不想僅僅侷限於此。
  想要確確實實的陪在綠谷...

 

堆置

有時候很想要忘掉自己的名字 去自由自在的創作
最近考程表都出來了 大概之後好好的完結故事就要閉關了! 

果然還是好想交更多一起喜歡小英雄的朋友啊(´;ω;`)(´;ω;`)(´;ω;`)


 

[切爆] 關於是誰幫爆豪穿上衣服

*12話腦補
*角色OOC


  「爆豪我說你啊,就不要不開心了嘛。」切島打氣似的拍了拍爆豪的肩,然後自然的搭過爆豪的肩膀。
  「可惡……這種勝利我才不要!」爆豪任由對方解開自己的手銬,嘴裡仍是不停的碎念著比賽的結果,滿臉怨恨的全身顫抖、扭動著。該死的陰陽臉,在最後關頭熄什麼火!   
  提到解開爆豪束縛的第一人選,1-A全體同學包括相澤都一致的看向切島銳兒郎,如果是綠谷或是轟的話可能會有生命危險,其他的人話則不確定了,爆豪的無差別攻擊任誰也無法招架。   
  被提到的對象只是搔著頭,然後理所當然的扛著不安分亂動的爆豪去無人的教室更換衣服。   
  「可是你很強...

 

[轟出] 慣性依存 05

 

大大的我與小小的你

  

  「今天我要講有關於歐爾麥特生日時的……咦?」綠谷注意到了什麼,抬起頭確認了一下自己有沒有看錯而揉了揉眼睛,眼神瞬間沉了下來,立時抓起了轟的手臂仔細檢視了傷口,方才走路時因為角度的關係自己並沒有絲毫察覺。

  轟抿起嘴唇看綠谷一臉的緊張,稍早不讓姐姐處理傷口,其實就是……想讓綠谷為自己包紮。
  綠谷心疼的輕輕觸摸著傷口的周圍,轟只是低頭不說話,不想讓對方發現自己眼神裡因如意而產生的波動。自己試圖平淡的解釋道。
  「今天不小心弄的傷……」聞言,綠谷趕緊讓轟站了起來,低頭翻開轟的褲管,果然這邊也有,膝蓋上歷經疼痛而產生的傷口顯現於前。

  「處理...

 

[轟出] 慣性依存 04


大大的我與小小的你


  汗水濡溼T恤背部的感覺很難受,早晨消化著的食物在胃裡翻攪。轟焦凍用小小的手背拭去額角上的汗水,從地上使勁爬了起來,咬著牙步履維艱的朝父親前進。
  轟焦凍抬起頭與眼前的男人對上眼,而男人微微挑起眉,搖搖晃晃的孩子眼神裡的盛怒映入眼簾。
  方才跌倒膝蓋摩擦而造成的傷口在接觸到空氣後撕裂般越發疼痛,轟焦凍咬牙,用力的一揮右手,瞬間冰柱四起,冰錐一端直直朝著對方擊去。
  只見轟炎司抬手一揮,油然生出的烈焰瞬間吞噬了太過生澀的寒冰個性,絲毫不顧及對方還只是個孩子這點。火焰伴隨著升溫氣旋撲上孩子,難以抗拒的壓力使得轟焦凍的身體被捲進這股力量。
  小小的身軀隨著力量狠狠的被...

 

小小轟

 

[轟出] 慣性依存 02~03


大大的我與小小的你


  大約三年前的夏天,空氣中充滿一種一觸即發的喧鬧,靜岡縣內舉辦的一場寶寶爬行大賽聚集了許多未滿二週歲的嬰兒以及對於自己的孩子滿懷期待的父母們。
  奮進人和妻子坐進特別席位,今天他們最小一個兒子,名為焦凍,要好好展示自己這幾周被爸爸訓練的成果。奮進人對自家兒子抱有最高期望。
  一群眼神懵懂的嬰兒被父母放在軟墊跑道上後不安分的哭著,尖叫著,或是一股腦的想要憑著本能四處亂竄。
  轟被母親抱在懷裡晃了晃,自家嚴厲的父親跟自己提點了爬行秘訣,轟只是呆呆著吸著手指,然後對著母親呵呵傻笑。
  「焦凍!不要吸手指!」父親對轟的頭巴一巴掌。
  轟疑惑的歪了歪頭,小手努力著要摸到自...

 

[轟出] 慣性依存 01

  「啊。」

  菱格紋的背心被抓皺了。
  對這項任務而感到惴惴不安的自己實在是遜透了。
  綠谷出久鼓起所有勇氣踏出去的步伐又縮了回來,儘管不停地讓腦內下達指令前進,雙腳卻顫抖的不容忽視。咫尺內就是轟家的宅邸入口,已經在門口磨蹭快三十分鐘,自己卻連跨越門檻這種事情也做不到。
  眼前的門恍如通往另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的大門,穩穩的佇立著。
  綠谷緊緊抓著書潦草寫著地址的紙條,手輕輕放在胸前隨著呼吸緩緩起伏還有落下。

  快前進,綠谷出久!

  前幾日媽媽提到的這件事情著實讓他嚇了一大跳,基於某些原因,NO.2燃燒英雄奮進人讓自己事務所的幾位職業英雄找上綠谷引子,說明有一些事情想請綠谷幫忙協助...

 

[麥相] そばにいて 03

 

  下課一個人趴著睡覺、中午獨自啃著自便利商店買的御飯糰,放學踩著習以為常寂寥的步伐,這些都是在生活沒被那傢伙搗亂之前所擁有的生活,然而他卻出現了。  
  還真麻煩……不過,也沒什麼不好的。相澤想著。
  今天中午沒有被對方硬是拖去食堂,於是自己思考了一下。腦內想要見到對方的小天使戰勝了慵懶的不想與人交談的小惡魔,驅使著自己,於是自己慢慢地走到對方的座位旁邊。

  「咦?」正在與他人交談的麥克緩緩抬起頭,眼中蒙著一層疑惑,在那裏透著的是全然的不相識。麥克不像平常那樣滿溢情感的喊話,而是愣愣的看著自己。「是相澤同學啊……?嗨!」  
  好像有一瞬間,神經緊緊的繃了起來,像是有什麼東西嵌在發...

 

[麥相] そばにいて 02



  相澤偷偷看了一眼麥克吃飯的樣子。


  桌上的菜雖然稱不上豐盛,但已經足夠飽餐一頓了。
  自己意外的很喜歡對方做菜的背影,雖然也很喜歡排隊為自己買菜那個時候的,或是回家路上陽光灑在身上時候的。
  小小的房間,兩個人。
  麥克顧著往相澤碗裡添菜,隨後露出得意表情,接過飯後的相澤無奈地嘆氣。「乖。」

  「消太有想過畢業後要做什麼嗎?」麥克突然提問。
  「大概吧。」想也知道是職業英雄吧。不過自己沒有那麼喜歡引人注目就是了。  
  麥克並沒有接著說話,而是將焦點聚集在電視上。  
  剛剛隨意切到的訪談節目,主持人在和最近人氣急速竄升的新人職業英雄交談,如果是未來的自己的話絕對不會上那種無聊的節...

 

[麥相] そばにいて 01

 

  相澤實是不擅廚藝。

  「麻煩。」
  「那種東西隨便弄都可以吧。」

  提及諸如要更用點心思在三餐上或是戒掉微波食品的話題,相澤總是一副沒聽見的模樣,對自己來說沒必要的事情就不必在乎,相澤一直是循著這樣的方式生活的。
  迴避了其他同學的邀約,麥克逕自走到相澤前面的位子一屁股反坐著。一瞥見相澤手裡緊緊抱著的東西,麥克無奈的嘆了氣,然後一把抓住相澤的手。
  是習以為常的事情了,指腹只是輕輕的壓著肌膚,沒有施予任何強人所難的情緒,和麥克給人的感覺一樣,手傳來的溫度一樣,暖暖的,然後蔓延至全身。

  「走,吃飯。」麥克笑盈盈的,不像是其他那些只對自己個性感到景仰,但接觸本人短短幾分鐘便...

 
© 森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