パッと光って咲いた 花火を見ていた

繼上篇腦洞
不會畫畫😭

 

腦洞


綠谷披在身上那塊布大概是媽媽做的
八成因為不小心看到咖醬的尾巴笑了出來被炸了一遍

不想讓媽媽傷心所以自己補了東一塊西一塊還一塊歐叔

轟看到很在意但也沒有說什麼
只是很讓人不解的輕輕戳那些補丁(?????

要糖果的時候轟大概拿到一車
綠谷可能只有飯田茶子歐出給的幾顆
坐在一起的時候轟還會倒一點自己的給綠谷xD

我好想看綠谷被自己絆倒然後被打橫抱起來...(醒醒)


不會畫畫

 

[賀文] 大大的眼鏡和明亮的雙眼

披著飯田生日賀文皮
的轟出文

  上課前五分鐘抵達教室是作為一位稱職英雄最基本的守則。
  今天當然也不例外。同時這也成為了綠谷等人所困擾的事情。

  飯田天哉想起在哥哥被英雄殺手襲擊後的某一日,帶著雨的清晨襯著當時心中的陰霾,在那個氛圍下,他也曾對綠谷闡述這個道理。
  雄英暑期輔導自八月中旬開始,直接接續了開學,即使是暑期輔導飯田依然遵循著這個守則。
  
  踏著規律有節奏的步伐穿過雄英大門,飯田有些快步的超越前方每一位行走的學生,然後在進入教學大樓的前一刻停了下來。
  「早安啊,轟同學。」飯田爽朗的打了招呼,轟焦凍抱著胸倚靠大門旁,見來人淡淡的看了一眼。
  「早,飯田。」轟輕輕開口,此時不時...

 

日常

 

麵包列車!

 

喜歡田中好久了
看到這次的展覽真的真的超級興奮w

 

看了微型展
超級開心的一天
明天開始全天趕稿跟讀書

 

[麥相] そばにいて 04

  「所以說啊……」

  山田ひざし轉動手中的筆,撐著毫無興致的腦袋,這節是外文課,英語對於山田來說就像吃飯一樣易如反掌,也理所當然的沒將課堂內容放在心上。
  視線從一上課就沒有從相澤消太身上挪去半分,剛好坐在旁邊的唯一缺點就是不能欣賞相澤體格略小一點的背部,貼著骨頭浮現出來的線條,山田一邊撐著頭斜斜的瞄著相澤,一邊傻嘻嘻的笑著。
  儘管這麼做填飽眼福,山田還是不難得知,此刻的相澤心思顯然沒完全放在課堂上。相澤的眼神盯著正前方的一點,睫毛有些恍惚的眨了眨。
  是在想什麼呢?相澤的視線直直的望向前方,流瀉而出的表情卻毫無波瀾。  

  說起來,感覺最近相澤上課發呆的次數變多了。 ...

 

5:30

 

[轟出] 眠り王子

▼有關於ED的胡思亂想
▼轟くんが笑うと世界が笑う

 

 

  轟焦凍很容易失眠。
  夜晚裡總是輾轉難眠,造成了好幾次轟在馬上睡著跌落下來的事件。
  作為一強盛國家的王子,也是父親預定的皇室繼承人,皇家並沒有打算讓這件事公諸於世。
     
  「王子臉上有黑眼圈呢……」
  「莫非每晚去什麼不良場所吧……?」
  「不可能的,轟王子可是很正直的人,肯定是案牘勞形的關係,王子真是厲害啊。」
  早已在百姓間就流傳著各式各樣有關於皇室出巡時,坐在馬匹上總是無精打采的小王子的謠言。
 
  但這也不是治不好的,想起來小的時候,母親將自己摟進溫柔的懷裡,邊輕撫自己的背部,這樣的舉動總是能驅逐在心裡扎根的夢魘...

 

[轟出] 描繪至彼此的夏天

▼胡思亂想


 

  午餐時間聽到轟焦凍這人從來沒有吃過冰棒這件事情委實嚇了綠谷和飯田一大跳。
  理由是父親說那不健康。轟搔了搔頭,轉頭掃視驚訝的看著自己的兩人。
   
  「抱歉。」轟有些低落的說著。
 
 
  所以說,轟同學為什麼要道歉啊!
  綠谷心中充滿不解,運轉迅速的大腦使他提出了放學一起去吃冰的建議。
  飯田先是認同的點了點頭,然後驚恐的看向繼續聊天的兩人,臉上糾結著歉意,雙手無意義的揮舞著的婉拒了,傍晚他得去陪伴哥哥復健才行。
  於是綠谷在轟滿是期待的目光下,下課後單獨帶著轟,來到了靜岡縣中一個小小巷子裡的雜貨店。
 
  雜貨店外觀看似不起眼,但靠近一看,可以發現許多經過縝密思考過的...

 

[轟出] 止息之間

▼畢業後兩人在同一家事務所的故事


  「轟くん,你實在是太狡猾了。」
  綠谷咬牙道,被呼喚著的人不以為然的看著自己,然而一貫溫柔的眼神裡卻染著慍怒。
  情緒有些不快的轟焦凍起初緊緊的用雙手抓著綠谷出久的雙肩,而後對自己的不理智感到失望,使人生疼的力道也隨即放緩。
  轟抬頭張了張嘴,又合了起來,抿起了唇思考半晌,便慢慢的將頭靠向綠谷的肩窩試圖汲取綠谷的溫度。
  「不要做讓我擔心的事情啊……」轟略帶鼻音的聲音在耳旁縈繞著,即使透過一層衣料而有些模糊,綠谷還是可以清晰的感受話語中的低落感。
  面對這般撒嬌的轟,綠谷原先的賭氣支離破碎的只剩下不知所措。
  綠谷忘記後來發生了什麼,只記得擁抱著...

 

[轟出] 與你的暖冬

▼已交往
▼上篇

 

  ……不知不覺睡著了。
  
  綠谷出久睡眼惺忪的努力爬了起來,揉了揉適應著光線的雙眼,枕著自己的手因長時間壓迫而感到些微麻痹,眼神尋覓著館內的時鐘,快到中午了。
  腦袋沉沉的感覺,早上因為喉嚨帶著些許疼痛所聯想起的感冒又浮出腦海,綠谷出久挪動了一下換了一個舒適的姿勢,一手拿起袖珍包面紙從裡面取出一張來擤擤鼻涕。
  感覺自己好吵。綠谷出久想了一下又縮回了腦袋,手自然地放了下來,頭側著一邊緊緊貼著桌上那本「為了將來的英雄分析」,眼睛又慢慢的闔上。
  周圍的人都聚精會神地學習著,自己這樣睡著好像有些突兀……
  圖書館內自習室仍是一片靜謐,只是時不時有輕輕翻書的聲音,或是不小...

 

[轟出] 慣性依存 06~07

06

  轟焦凍知道這就是所謂的喜歡。
  

  那種感覺和對母親、對姊姊那種的親子之間所存在的愛不一樣,這份感情多了些什麼,不停不停地在自己的體內激盪著,來回不停的觸動心頭萌發的幼苗。
  如果轟焦凍對綠谷的感想總共有一百分,那麼就存在著九十九分的喜歡,當注視著綠谷時,自己的眼底裡頭會流淌著一絲情愫,總是不由自主的心跳加速。
  儘管這個想法仍然懵懵懂懂,轟焦凍也分得出來,小小的他想要用力保護綠谷出久,想要把綠谷出久這個人緊緊的抱在懷裡,但是自己的年紀還是太小了,對方可能只是把自己當成小孩子罷了。
  這點在綠谷用著溺愛的眼神看著自己的時候又更為顯著,但自己並不想僅僅侷限於此。
  想要確確實實的陪在綠谷...

 

堆置

有時候很想要忘掉自己的名字 去自由自在的創作
最近考程表都出來了 大概之後好好的完結故事就要閉關了! 

果然還是好想交更多一起喜歡小英雄的朋友啊(´;ω;`)(´;ω;`)(´;ω;`)


 

[切爆] 關於是誰幫爆豪穿上衣服

*12話腦補
*角色OOC


  「爆豪我說你啊,就不要不開心了嘛。」切島打氣似的拍了拍爆豪的肩,然後自然的搭過爆豪的肩膀。
  「可惡……這種勝利我才不要!」爆豪任由對方解開自己的手銬,嘴裡仍是不停的碎念著比賽的結果,滿臉怨恨的全身顫抖、扭動著。該死的陰陽臉,在最後關頭熄什麼火!   
  提到解開爆豪束縛的第一人選,1-A全體同學包括相澤都一致的看向切島銳兒郎,如果是綠谷或是轟的話可能會有生命危險,其他的人話則不確定了,爆豪的無差別攻擊任誰也無法招架。   
  被提到的對象只是搔著頭,然後理所當然的扛著不安分亂動的爆豪去無人的教室更換衣服。   
  「可是你很強...

 
© 森歐 | Powered by LOFTER